<strong id="pcf7m"><optgroup id="pcf7m"><noframes id="pcf7m">
<dd id="pcf7m"></dd>
<dd id="pcf7m"><big id="pcf7m"></big></dd>

<button id="pcf7m"><acronym id="pcf7m"></acronym></button>

<dd id="pcf7m"></dd>

  • <em id="pcf7m"></em>
    <li id="pcf7m"><acronym id="pcf7m"></acronym></li><button id="pcf7m"><acronym id="pcf7m"></acronym></button>
    <span id="pcf7m"></span>

    <rp id="pcf7m"></rp>
  • <strong id="pcf7m"></strong>
    <rp id="pcf7m"></rp>
    <rp id="pcf7m"><object id="pcf7m"><input id="pcf7m"></input></object></rp>
  • 區塊鏈技術賦能供應鏈管理:共享價值、挑戰與實現途徑

    隨著區塊鏈技術的不斷發展,供應鏈有望成為區塊鏈應用領域的高地。如何發揮該技術在促進數據共享、優化業務流程、降低運營成本、提升協同效率、建設可信體系等五方面的作用,備受社會各界的關注?,F有研究圍繞新興技術給供應鏈帶來的變革還未展開深入的討論,本文就區塊鏈的發展和研究現狀展開分析,分別探討了該技術給供應上的透明化、制造上的智能化、物流上的安全化、銷售上的平臺化及治理上的生態化帶來的機遇和挑戰;在不同運作環節進行深入分析的基礎上,探析區塊鏈如何賦能供應鏈;從區塊鏈賦能供應鏈的信息共享、信息追溯和信任建立三個途徑綜述了供應鏈領域的研究成果與應用情況。本文從應用探索和科學研究兩個方面,對區塊鏈技術未來在供應鏈管理中的研究方向進行了展望,以期助力新興交叉領域的研究發展,為供應鏈管理實踐帶來啟示。

    原文引用:李勇建, 陳婷. 區塊鏈賦能供應鏈:挑戰、實施路徑與展望[J]. 南開管理評論, 2021, 24(05):192-201.
    作者單位:南開大學商學院

    引言

    2016 年12 月,國務院印發了《“十三五”國家信息化規劃》,首次將區塊鏈技術作為戰略性技術寫入中國國家規劃,該規劃強化了區塊鏈等新技術的基礎研發和前沿布局的戰略性。2017 年10 月,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關于積極推進供應鏈創新與應用的指導意見》,指出“隨著信息技術的發展,供應鏈已發展到與互聯網、物聯網深度融合的智慧供應鏈新階段”“研究利用區塊鏈、人工智能等新興技術,建立基于供應鏈的信用評價機制”。該意見明確了供應鏈發展的新階段,為新興技術的變革指明了方向。2020 年4 月,國家發改委明確了新型基礎設施的范圍,包括以人工智能、云計算、區塊鏈等為代表的新技術基礎設施。中國加快建設新型基礎設施,將有助于推動供應鏈的數字化。對企業而言,供應鏈數字化是一個耗資巨大的工程,僅憑企業當前的需求以及企業間的利益協調難以投入信息基礎設施的建設。而隨著國家出臺相關政策,積極鼓勵人工智能、云計算、區塊鏈等技術基礎設施的建設,有助于解決企業的發展瓶頸,也使得技術與技術之間相互賦能。供應鏈管理可以對數量龐大且多樣的數據進行智能分析。人工智能帶來精準的預測,物聯網和工業4.0 推動智能生產與制造,3D 打印將簡化數字設計文件的交付……這一切的生產與運營將基于數據的收集與共享,而區塊鏈將促進信息互聯網向價值互聯網轉變,構建可信體系。因此,集中發展供應鏈管理中的新興技術,特別是關注區塊鏈的商業應用至關重要。

    從實踐層面來看,政府和企業都在積極探索區塊鏈技術在供應鏈領域的應用方向。2020 年4 月, 商務部、工信部、生態環境部等8 部門聯合印發了《關于復制推廣供應鏈創新與應用試點第一批典型經驗做法的通知》,①其中聯想集團通過積極引入區塊鏈技術,打造區塊鏈與供應鏈“雙鏈融合”模式,促進代工廠、企業及供應商三方實時信息共享,增強整體流程的透明度,實現業務流程自動化運轉。這種加強供應鏈技術和模式的做法被納入12 類典型經驗在通知中向全國推廣。而早在2018 年5 月,IBM 商業價值研究院(IBV)關于來自16 個國家和地區的202 名運輸行業高管的調研結果顯示,14% 的物流業受訪高管正在運用和投資區塊鏈技術,77% 的物流業受訪高管希望在未來1-3 年將區塊鏈網絡投入生產,而70% 的先行者預計區塊鏈將有助于降低成本、縮短時間和緩解風險。②其中,沃爾瑪聯合主要食品零售商,利用IBM 區塊鏈技術實現供應鏈透明化,食品安全可追溯;馬士基利用IBM 區塊鏈技術構建全球貿易數字化平臺,提高運輸過程的效率以及流程透明度。由此可見,業界十分關注區塊鏈技術在供應鏈領域的發展,供應鏈有望成為區塊鏈應用領域的高地。

    從理論層面來看,現有研究大多探討數字經濟時代的企業運營與服務管理,還未系統性地探究某一具體技術在供應鏈的應用與研究。雖然區塊鏈技術在供應鏈領域十分火熱,但是相關研究仍處于起步階段。[1] 2020年Wamba 等[2] 利用Web of Science 的核心數據庫,以區塊鏈為關鍵詞搜尋到了3507 篇文章,從文章來源、作者層面、文獻引用三個方面分析區塊鏈的研究現狀,認為區塊鏈在運營和供應鏈管理領域的應用可以創造價值,具有廣闊的前景。一方面,已有研究關注了區塊鏈技術在透明度、可靠性及在不同環境下的有效生產、采購和運輸方面的積極影響,[3] 但是還未取得區塊鏈技術對于供應鏈運營不同階段的研究進展;另一方面,如何解決供應鏈全局透明度和可追溯性,是困擾著整個商業界、學術界及相關政府部門的行業難題。[1] 區塊鏈技術又將為供應鏈運作帶來哪些機遇與挑戰?該技術賦能供應鏈的途徑尚不明晰。

    本文對區塊鏈和供應鏈交叉領域的文獻進行梳理與評析,創新之處在于率先結合區塊鏈技術的發展現狀,從實踐層面和理論層面探究區塊鏈技術賦能供應鏈的實施路徑與研究方向,從而為從事這一交叉領域的研究學者提供啟發性的研究思路,也為了解區塊鏈在供應鏈中深入應用的業界人士提供方向性的啟發作用。因此,本文將從政府、行業及企業三個層面分析區塊鏈技術的發展現狀,分別探討區塊鏈技術給供應鏈運作帶來的機遇與挑戰,包括供應上的透明化、制造上的智能化、物流上的安全化、銷售上的平臺化以及治理上的生態化。在對不同運作環節進行深入分析的基礎上,探析區塊鏈如何賦能供應鏈;從區塊鏈賦能供應鏈的信息共享、信息追溯和信任建立三個途徑綜述了供應鏈領域的研究成果與應用情況;從應用探索和科學研究兩個方面對區塊鏈技術未來在供應鏈管理中的研究方向進行了展望。

    一、區塊鏈技術的發展現狀

    區塊鏈是用于開發和維護分布式賬本的一個共享數據庫,其技術使存儲其中的數據具有不可偽造、全程留痕、可以追溯、公開透明、集體維護等特征,從而使各方能夠以信任和透明的方式開展業務,為全球的互聯互通建立新的信任模式。新興技術涌現下,飛速發展的生產力與落后的生產關系之間的矛盾逐漸凸顯,區塊鏈和其他技術的區別在于區塊鏈能改變生產關系,區塊鏈技術影響了生產資料所有制關系、生產中人與人的關系及產品分配關系;而且隨著未來央行法定數字貨幣DCEP 的發行,將極大地重構產業生態鏈。萬物互聯的世界需要一本萬物賬本,如何利用區塊鏈技術為供應鏈領域帶來實質性的變化備受關注。

    區塊鏈技術的發展不是獨立的,相互融合發展是未來新興技術良性發展的一個重要舉措和趨勢,新興技術之間不是一種替代關系,而是互相發展以彌補各自的不足。區塊鏈正是與各項技術融合的中心點,如果不整合物聯網、大數據分析、云計算和數據可視化等智能支持技術,區塊鏈技術的潛力難以完全釋放。[4-7] 互聯網和物聯網使海量數據得以低成本收集,人工智能促進海量數據的智能分析,5G 的發展則助力數據穩定高速傳輸,而區塊鏈則意味著能低成本信任海量數據,對網絡安全性提供保障和提升數據價值,③實現從信息網絡到價值網絡的變革、網絡與信息資產的價值化。我們從區塊鏈在政府、行業和企業三個與供應鏈管理相關的層面來描述其應用和發展。

    1. 政府層面

    起初,區塊鏈技術的發展路徑不同于傳統技術的頂層設計,是以比特幣的典型應用在交易市場上的火熱,進而被大眾熟知且關注,隨后多數國家相繼出臺有關政策,推進區塊鏈技術的戰略布局。2018 年12 月,歐盟通過《區塊鏈:前瞻性貿易政策》決議,認為需要制定全球互操作性標準來促進跨區塊鏈貿易,從而實現更流暢的供應鏈流程。2019 年騰訊發布《2019 騰訊區塊鏈白皮書》指出,我國對區塊鏈行業的政策主要集中在金融監管和產業扶持兩方面。④在金融監管側,加大對數字貨幣領域的監管,優化區塊鏈技術便利中小企業開展貿易融資、上下游小微企業供應鏈融資服務;在產業扶持側,推動相關領域研究、標準化制定及產業化發展。2016 年10 月,工信部發布《中國區塊鏈技術和應用發展白皮書》,首次提出我國區塊鏈標準化路線。同年12月,國務院印發《“十三五”國家信息化規劃》,區塊鏈首次作為戰略性技術寫入規劃。自此,鼓勵區塊鏈、人工智能等新興技術的多項綱領性文件相繼出臺。2017 年10 月,國務院辦公廳發布《關于積極推進供應鏈創新與應用的指導意見》,提出研究利用區塊鏈、人工智能等新興技術,建立基于供應鏈的信用評價機制。2020 年4 月,商務部等8 部門聯合印發《關于進一步做好供應鏈創新與應用試點工作的通知》,要求加快區塊鏈、人工智能等新興技術在供應鏈領域的集成應用??梢?,國家層面持續引導、不斷優化區塊鏈等新興技術在供應鏈領域應用的發展環境。

    2. 行業層面

    區塊鏈在物流與供應鏈行業的應用場景中,物流與供應鏈金融、物流追蹤與產品溯源、流程優化與無紙化是區塊鏈應用的三大重要場景。⑤中國物流與采購聯合會發布的《2019 中國物流與供應鏈產業區塊鏈應用白皮書》指出,物流與供應鏈金融是區塊鏈應用最大的落地場景。目前,國家外匯管理局推出跨境金融區塊鏈平臺, 該平臺已經進一步擴展到17 個?。ㄖ陛犑?、自治區),自愿自主加入的法人銀行達160 多家。截至2019年11 月20 日,平臺累計完成應收賬款融資放款金額折合82.14 億美元(其中人民幣62.75 億元), 服務企業共計1590 家,其中中小外貿企業占比約70%。⑥在此過程中,區塊鏈服務平臺的應用解決了中小微企業在跨境業務中信息可信度、虛假融資和重復融資的難題。2018 年,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發布的《區塊鏈與供應鏈金融白皮書》⑦與工信部信息中心發布的《2018 年中國區塊鏈產業發展白皮書》,⑧均指出區塊鏈在供應鏈金融中的應用價值,這是因為區塊鏈可以構造一個信任的平臺,在多方參與的復雜交易場景中精簡流程,從而提高交易效率。

    3. 企業層面

    企業專注于開發區塊鏈平臺以促進物流與供應鏈的相關應用。一部分企業致力于構建一站式區塊鏈服務平臺, 該平臺服務內容包括為企業提供區塊鏈技術服務, 通用溯源、大宗商品區塊鏈倉單等。如以太坊(Ethereum)為企業提供在該平臺上進行應用開發的服務,騰訊建立的企業級區塊鏈基礎平臺,京東上線的京東智臻鏈BaaS 平臺等。然而各大科技企業所開發的區塊鏈服務平臺相對分裂,供應鏈上的企業需要使用同一區塊鏈服務平臺進行信息聯結,平臺與平臺之間的生態還未形成。與此同時,一部分企業致力于應用區塊鏈技術解決特定場景的痛點問題。如上海票據交易所供應鏈票據平臺,利用區塊鏈技術推動票據無紙化、融資流程優化;廣州的諾也科技公司打造的新型物流供應鏈平臺,利用區塊鏈技術保證貿易背景數據真實有效、鏈上數據不可篡改及業務數據的可追溯性。

    總的來說,隨著區塊鏈向物流與供應鏈行業的滲透,將改變行業運轉效率和利益分配規則,可能對供應鏈的業務流程帶來極大的改變。

    二、技術變革帶來的機遇與挑戰

    目前,互聯網時代正從信息互聯網邁向價值互聯網,在由供應商、制造商、零售商、消費者和回收商等構成的供應鏈網絡中, 依靠核心企業這一主體協調資金流、信息流、物流的交互傳輸,已經難以滿足多元化、快速發展的市場需求。從供應鏈企業內部來看,生產數據造假、設備數據孤島、信息傳遞效率低等問題日益凸顯。從供應鏈上下游看,雖然像沃爾瑪這樣的核心企業存在于整個供應鏈管理體系中,但因其對供應鏈上下游掌控范圍有限,難以獲取供應鏈全網的數據,存在信息造假和被篡改的風險。這些問題一方面會增加核心企業的供應鏈管理向上下游延伸的難度,另一方面使核心企業難以保證對供應鏈上的物流、信息流和資金流的合理整合,導致管理能力和需求的不對稱。⑨為此企業開始關注整個供應鏈在信息傳輸過程中的價值保障,構建一個中心化的供應鏈資源共享平臺,但此類平臺的安全性和完備性往往依賴于核心企業。表1 展示了區塊鏈技術給供應鏈運作帶來的機遇與挑戰,我們從供應鏈運作的不同階段分別闡述。

    供應鏈運作區塊鏈技術帶來的機遇區塊鏈技術帶來的挑戰
    供應上的透明化供應鏈多級可見性
    參與者追溯項目的能力
    區塊鏈溯源平臺不互通
    參與者是否參與溯源項目
    制造上的智能化自組織式生產
    匹配需求與供給
    性能受限
    監管缺乏
    物流上的安全化減少紙質核對工作
    提供貨運全流程信息
    商品的數字化標簽需借助物聯網等手段
    銷售上的平臺化交易的自動化
    利潤的重新分配
    挑戰企業利益最大化的定位
    治理上的生態化協同治理技術自身的可信問題
    表1 區塊鏈技術給供應鏈運作帶來的機遇與挑戰

    1. 供應上的透明化

    藥品、食品等產品的來源與安全是生產者和消費者關注的重點,如何提升藥品、食品等關鍵產品在供應鏈中的可追溯性,使真實的信息流動從制造商通過零售商/供應商傳遞給最終用戶,從而獲取消費者的信任,[8,9] 一直是一大難題。假冒藥品在患者健康和收入損失方面都引發了世界性的問題,每年全球的非法運營商造成了超過10 萬例死亡,制藥公司的收入損失大約為180 億美元。⑩而全球范圍內的食品安全問題和危機局勢仍然經常發生,越來越多的食品召回事件出現。供應鏈的可追溯性對于食品安全和產品質量變得至關重要。[10,11] 在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期間,大量的企業暴露了其在供應鏈透明度上的短板,如在長達四級甚至更多的汽車行業供應鏈中,那些未能追蹤的“隱形”供應商信息成為供需不確定環境下的巨大隱患。

    區塊鏈技術可以為供應鏈提供更高層次的可見性,使供應鏈的參與者擁有追溯信息的能力,有助于提升供應上的透明化,增強整個供應鏈的透明度??勺匪菪詷藴蕚戎赜诿枋鲈谡麄€供應鏈中,從產品的起源(包括成分)到銷售的可視能力,區塊鏈技術可以為供應鏈提供更高層次的可見性,使得供應鏈的參與者擁有追溯項目的能力。Behnke 等研究表明,[12] 識別共享信息的邊界條件可以成功使用區塊鏈來提高可追溯性,可從供應端開始利用區塊鏈來應對食品供應鏈的溯源挑戰,如開發基于區塊鏈技術的食品可追溯系統,以保證食品安全。[13]Tapscott 等認為,[14] 區塊鏈具有允許在多個供應鏈伙伴之間交換數據,在無需第三方維護的情況下增加產品透明度和可追溯性的潛力。

    然而,現有的區塊鏈溯源平臺由不同企業開發而成,如阿里的天貓國際海外商品溯源、京東商城的智臻鏈追溯平臺等,這些平臺之間的信息并不互通。另外,如何使供應鏈上的各參與主體加入同一區塊鏈溯源平臺,也是供應鏈領域使用該技術面臨的一大挑戰。

    2. 制造上的智能化

    從20 世紀60 年代初開始,機器人幫助企業實現了流程自動化。而今智能機器正在改變人類與科技的互動方式及運營模式,幫助企業創造全新的個性化產品和服務。肖靜華等指出,[15] 新一代數字技術的應用使得部分產品能根據用戶的需求變化進行實時調整,形成類似生物的成長特性。同時,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到來,在勞動力缺失、防護裝備短缺、工廠停工等不利因素影響下,傳統制造業的產能恢復面臨較大的危機,而以富士康、上汽通用五菱、長盈精密為代表的制造企業和以利元亨、拓野機器人等智能制造系統集成企業,依托強大的柔性化生產能力和數字化基礎支撐,跨界生產口罩。制造業企業通過加強信息與資源的有效共享,是推動制造企業向網絡化企業轉型的關鍵原因。智能化生產改變著產品的創造過程,未來將朝著更加一體化、柔性化的方向發展,如何優化資源配置效率,使得正確的數據在正確的時間以正確的方式傳遞給人和機器,成為供應鏈協同的一大關鍵。消費革命帶來了消費者需求與生產過程的融合,就需要企業調整邊界以和整個供應鏈乃至利益相關者進行合作,創造一種新的富有生產力聯結型商業模式。[16]

    區塊鏈技術可以給供應鏈系統帶來自組織式生產,提升制造上的智能化,自動匹配需求與供給。它可以保證大量工業設備的注冊管理、訪問控制、數據的可信傳輸等,實現設備之間的數字自組織及自治。進一步推動工業互聯網平臺發展,促進機器與機器、機器與人、人與人的協同工作,使整個工業互聯網不需要完全依靠一家企業的壟斷,從而促進供應鏈中企業的協調運作。?工業4.0 提倡分散式增強型的運營控制,使企業建立起個性化和數字化的運營模式,比如西門子的數字化企業解決方案,通過建立物聯網操作系統,為企業提供數字化轉型咨詢,可幫助客戶量身定制并實施數字化轉型。海爾推出了全球首個以用戶為中心的工業互聯網平臺COSMOPlat,該平臺能夠直聯用戶,讓用戶全流程、全周期地參與到生產制造中來,通過規?;a和高效供應鏈管理,實現大規模與個性化定制之間的融合。

    區塊鏈技術賦能工業互聯網面臨著性能與監管上的挑戰,工業互聯網推動制造上的智能化,其海量終端應用場景下低延時的落地需求,是當前區塊鏈技術在工業互聯網中應用瓶頸,同時,監管上缺乏針對區塊鏈技術關于智能合約自動執行的保護措施。

    3. 物流上的安全化

    物流運輸過程涉及供應鏈上的多個參與主體,如供應商、制造商、倉儲商、多個貨運代理等,且整個業務流程長、環節多。由于電子信息易被篡改,往往采用紙質單據作為結算的唯一憑據,然而紙質單據易丟失和污損,從而導致供應鏈上下游合算周期長、成本高、對賬慢,承運商的平均應收賬期較長。一些大型零售商常常對運輸服務提供商提供的服務感到失望,因此開始投資私有運輸網絡,從而避免了對外部運輸服務的需求,如亞馬遜公司投資購買了數千輛卡車,用于將產品從分揀中心運送至配送中心。

    區塊鏈技術可以大大減少紙質單據在流轉過程中的核對工作,提升物流交付的安全和效率。根據艾瑞在2019 年4 月的調研數據,? 在選擇生鮮電商時,商品的安全性是用戶首要看重的因素。在疫情防控期間,安全性則更進一步表現為用戶對無接觸配送的高度重視。此外,相比起商品價格,商家更為關注如何保障商品品質。由于區塊鏈技術支持貨物在整個物流交付過程中的信息可見性,該數據在區塊鏈數據庫難以篡改,并可向所在供應鏈的各參與方開放整個運輸階段的貨運信息,從而保證了貨物運輸交付的安全性。當前,IBM 攜手馬士基為航運集裝箱生態系統構建全球物流平臺,通過初始試點,IBM 和馬士基已經成功證實了區塊鏈能夠解決全球貿易中成本最高且最令人沮喪的兩個現實問題:貨運流程在供應鏈中向前推進的過程中缺乏透明度,以及紙質文檔和流程網絡導致的復雜運輸。?

    但區塊鏈應用在物流環節所面臨的挑戰在于,不相關的多個參與方在整個價值鏈中是高度碎片化的,高度碎片化的分布帶來了多個參與方之間有限的信任度,這使各個參與方難以自愿加入到區塊鏈這個信息共享鏈上。區塊鏈技術可以保證數據在整個賬本中的真實性與可追溯性,但如何將虛擬世界與現實世界進行鏈接,還需要通過物聯網等技術手段來進行商品的數字標簽化。

    4. 銷售上的平臺化

    疫情后時代,在Econsultancy 的調查中,87%的營銷商表示客戶不愿安排面對面的會議。? 關于消費者消費渠道的數據顯示,消費者通過線上購物,超市線上應用下單、垂直類電商平臺、社區微信點單的方式增長迅速,而線下消費渠道的使用量均在減少。對消費者而言,其線上消費的習慣具有長期的不可逆性;對企業而言,疫情倒逼企業開發新的渠道來代替之前的現場活動和會議,并需要深挖用戶需求,以便快速進入產業互聯網時代。但是對于大多數使用騰訊、阿里平臺的企業來說,這些用戶數據仍然掌握在此類主導型平臺,網絡空間已被一些平臺企業所占領,如滴滴、美團、Uber 等按需服務平臺,通過利用用戶數據和20%-30% 的高額費用將互聯網變成一個敵對的環境。?

    區塊鏈技術給供應鏈上供需方之間無需依靠第三方網絡的交易帶來信任保證,讓供應鏈上各數據生產者掌握數據控制權。如點對點交易平臺SwarmCity 基于區塊鏈技術開發了新商業模式,? 使得直接參與交易的各方無需依靠第三方網絡進行操作。該技術的出現可推動交易的自動化,傳統的委托—代理問題在新情境下可能消失。[16] 同時,用戶可以控制其個人數據。在區塊鏈技術下的分布式賬本中,用戶可以創建永久透明的相關交易記錄,該記錄難以篡改,存儲著交易雙方相關的信任信息(如消費者評論),該數據控制權屬于參與交易的各方,平臺企業不能集中捕獲用戶的交互數據。

    區塊鏈的去中心化理念代表著分權網絡的重大轉變,使得某一中心化的企業難以通過平臺的數據壟斷整個市場,他們將收益共享于交易的各方,使價值在其實現過程中完成利潤的重新分配。除了技術上的解決信息共享的方式,信任建立的機制還需要獲得整個供應鏈中供應方和需求方的接納,從而創造共享的價值。這種新的組織形態,是否會挑戰企業利益最大化的定位,還需進一步探尋企業與社會共生共益發展的更優之道。[17]

    5. 治理上的生態化

    隨著循環經濟與循環供應鏈發展理念的提出,供應鏈上的企業已將環境責任視為運營管理的重要內容。如何使供應鏈上的企業通過有效的治理承擔環境責任、保證安全、綠色和清潔生產,是供應鏈的治理目標,[18] 然而,治理上的生態化不僅指實體上的環境生態目標,還包括供應鏈上生產者和消費者的合作共生。一方面,技術變革環境下企業需要以創造消費者價值為最終目標,將與其他企業的競爭關系轉變為合作共生關系,企業創造價值越來越多地依賴于其所處的生態系統。另一方面,核心企業正在依托移動互聯網、物聯網、人工智能等技術,將過去不相關的產品或服務關聯起來,形成網絡化和動態化的生態圈。從消費者需求再到原材料供應的整個信息回流中,供應鏈從人工治理轉向智能化治理方式,從單向管理轉到協同治理的機制,因此需要從生態圈的視角來全局考慮企業的運營管理。

    企業從競爭關系走向共生關系,區塊鏈技術為供應鏈協同帶來了新的治理手段。如2020 年3 月11 日,生態環境部發布《關于推進生態環境監測體系與監測能力現代化的若干意見(征求意見稿)》,提出完善生態環境監測技術體系,發展智慧監測,推動物聯網、傳感器、區塊鏈、人工智能等新技術在監測監控業務中的應用。技術可以通過追蹤整個生態環境監測體系的實時數據,如通過監測整個供應鏈流程的碳排放量,真實的數據減少了不同利益相關者對于碳排放量的爭議,從而有助于制定不同利益相關者之間的碳交易制度。

    雖然區塊鏈技術可以幫助參與者解決彼此之間的信任問題,但其本身的信任問題成為系統實現的一個重要問題。區塊鏈和不同系統之間的數據交換標準仍然是一個懸而未決的問題。[19] 關于該技術的控制、安全和隱私,雖然存在解決方案,包括私有或許可的區塊鏈和強大的加密技術,但在公眾將敏感數據委托給區塊鏈解決方案之前,仍需要解決網絡安全違規問題。

    三、區塊鏈賦能供應鏈管理的途徑

    以品牌商為主導、以制造商為中心的封閉鏈式生產轉向以用戶為中心的網狀參與研發、生產、銷售模式,對供應鏈上縱向企業間的協調以及鏈與鏈之間橫向企業間的合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而消費者隨著消費升級更加關注產品的來源和質量情況,需要供應鏈的不同層級呈現更高的透明度。傳統的“供應商—生產商—批發商—零售商”垂直供應鏈結構將被顛覆,職能部門的界線將被打破,來自不同行業、不同職能、不同地區的企業和個體形成基于互聯網平臺的錯綜復雜的“供應網”。[20]通過新興技術的賦能,促進供應鏈重構從而更好地服務消費者需求,創造更高的商業價值。[21,22] Kumar 等認為,[23] 區塊鏈技術可以提供更大的數據可見性、責任的追溯機制和企業間的信任協作。Wang 等通過對14 位專家訪談的個體感知分析認為,[24] 區塊鏈對供應鏈的預期收益包括改善供應鏈的可見性、共享信息、建立信任。

    基于區塊鏈技術對供應鏈運作帶來的機遇,該技術對于供應鏈的價值可歸納為如下三個方面:一是信息共享,保真供應鏈中各業務流程的數據傳輸。該技術符合交易信息真實性的要求,從分布式數據庫協調促進各參與方的信息共享,如供應鏈的信息流、資金流和物流的共享,準確及時地了解供應鏈中的訂單或運輸狀態,從而使供應鏈上的利益相關者可以彼此協調目標和應對意外情況。二是信息追溯,激勵供應鏈中各參與方的責任履行。該技術滿足供應鏈的長鏈條對產品來源、質量等可追溯信息的需求,從時間的延展性上激勵各參與方履行相應的責任,拓寬了企業履行社會責任的監督途徑。三是信任建立,支持供應鏈網絡的共識達成。該技術抓住供應鏈網絡對不同信任程度的訴求,從共同的價值創造中實現各參與方利益共享,促進供應鏈網絡各節點的可持續發展。圖1 為區塊鏈賦能供應鏈管理的框架圖,從中可以看到,區塊鏈從信息共享、信息追溯和信任建立三個方面為供應鏈賦能。

    區塊鏈技術賦能供應鏈管理:共享價值、挑戰與實現途徑
    圖1? 區塊鏈賦能供應鏈管理框架

    1. 信息共享:供應鏈的數據保真

    區塊鏈技術正在為數據的傳輸和存儲構建信任基石,能夠實現跨主體所需數據的確權和真實性證明。高杰等指出,[25] 區塊鏈技術在供應鏈管理領域存在以下條件時更具有應用前景,如某一企業由于難以實現信息的發布保真,或者該企業有動機篡改數據庫中的信息進行牟利,難以實現信息的傳播保真。而在供應鏈中收集可靠的數據是生命周期評估(LCA)方法應用在供應鏈評估中的一個主要挑戰。區塊鏈技術確保數據真實的特性,為解決LCA 的數據可靠性問題提供了一種理想的解決方案,來保證環境數據難以偽造。[26]

    現有研究集中探討如何利用區塊鏈技術來促進供應鏈中多主體在不同業務流程中共享信息的真實性。Sola 是一個基于區塊鏈技術的社交媒體平臺,? 該分布式平臺有助于信息共享,促進信息的自由交互。Choi 等研究消費者的風險態度對于按需服務平臺的影響,[27] 考慮了當平臺雇傭服務代理時,利用區塊鏈技術獲得消費者的所有真實交易數據,對消費者進行分類從而提供個性化的服務。

    現有研究探索供應鏈的數據保真帶來的發展方式。Wang 等構建了一個基于區塊鏈的預制供應鏈信息管理框架,[28] 擴展了區塊鏈在建筑供應鏈領域的應用,有助于預制構件的準時交付,并能跟蹤預制構件供應鏈中圍繞預制構件的糾紛原因。近年來,區塊鏈與智慧城市間關系的快速發展產生了可持續發展的新方式。Sharma等提出了一種使用區塊鏈技術的智能城市混合網絡架構來確保獲取可靠數據及其來源。[29]

    2. 信息追溯:供應鏈的責任激勵

    區塊鏈在供應鏈透明度、數據資源分布式管理、循環經濟激勵等方面有重要的體現,并在可持續發展監測領域發揮它的魅力。?Orecchini 等考慮將區塊鏈技術整合到智慧城市演進過程中,[30] 改善對于環境和能源可持續性的認識,如追溯可再生能源。Hughes 等 [31] 展示了區塊鏈技術在實現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方面的優勢。Kouhizadeh 等 [32] 通過研究整個供應鏈及其內部的活動,對區塊鏈技術在促進可持續發展方面的應用提出建議。Gopalakrishnan 等 [33] 探究區塊鏈在固體廢物管理中的應用,跟蹤產品及其運行易于獲得垃圾,改進固體廢物管理的工作效率來降低對環境的壓力。美國中西部一家企業提供雞蛋的可追蹤配送系統,Bumblauskas 等 [34]研究該企業如何利用區塊鏈更準確和更透明地通過全球供應鏈運輸貨物??勺匪菪砸呀洺蔀楹饬抗満涂蛻舴者\營效率的關鍵指標之一。

    現有研究集中于利用區塊鏈技術提高產品的可追溯性,保證產品的質量與安全。Helo 等探究基于區塊鏈的物流監控系統,[35] 該系統為供應鏈中的包裹跟蹤提供了一個解決方案,以支持每個交易的開放和不可變的歷史記錄。Casino 等[36] 基于乳品公司的食品可追溯案例,開發并測試了用于食品供應鏈跟蹤的分布式體系結構,使用區塊鏈和智能合約來實現更可靠的食品可追溯性。Liu 等基于區塊鏈技術,[19] 提出了一種新的全球供應鏈和跨境電子商務交易信息平臺構建和信息流理論框架,從數據管理、信息錨定、密匙管理等多個方面解決供應鏈管理中的產品可追溯性問題,研究表明,區塊鏈系統增加了跨境電子商務供應鏈合作的責任。Kamanashis 等認為,[37] 區塊鏈技術賦予了商品在整個供應鏈過程中的真實可追溯性,支持在整個供應鏈中預防產品欺詐和假貨,[38] 這在降低成本和提高效率方面具有積極的影響。Behnke 等 [12] 考慮業務、供應鏈流程、監管、質量保證和可追溯性五個元素,確定區塊鏈技術會增加食品供應鏈中的可追溯性。

    現有研究試圖探索供應鏈通過提升透明度促進企業履行其社會責任,而區塊鏈在供應鏈上的一大助力就是提升供應鏈信息的透明度。供應鏈環境下的透明度可以定義為供應鏈信息如何傳遞到利益相關者。[39] Sodhi等區分了供應鏈的透明性和可見性,[40] 認為獲得供應鏈可見性是提供供應鏈透明度的先決條件??梢娦灾傅氖枪芾碚吲α私飧嚓P于供應鏈上游的操作;而透明度指的是一家公司向消費者、投資者和其他利益相關者披露其供應鏈運營和產品符合消費者期望規范的信息。Queiroz 等認為,[41] 區塊鏈透明度是指一個組織通過供應鏈網絡對其關系進行溝通和報告其行動的模型,以支持所有級別操作的可見性,是使用區塊鏈的行為意向的重要預測因素。Chen 等[42] 探討非政府組織監督和審查下供應鏈透明度對可持續性的影響,建議應該鼓勵任何有助于提高非政府組織審計效率的措施,如建立一個公共數據庫,交換有關供應商身份和合規記錄的信息,以促進供應鏈的透明度和可持續性。當供應鏈的可見性較差時,企業該采取什么方式來激勵供應商的社會責任履行能力,Kraft 等 [43] 研究了企業投資供應商的方式和企業向消費者披露其供應商社會責任履行情況的方式;Kalkanci 等 [44] 研究了企業通過公布其供應商名單這一方式,從而激勵潛在供應商提升自身的社會責任能力。

    3. 信任建立:供應鏈的共識機制

    區塊鏈重新定義了數字經濟的交易條件,其中最基本的一點是,它允許兩個或更多的人、企業或電腦在沒有銀行或第三方平臺等中介的情況下在數字環境中交換價值。? 而在供應鏈中常常涉及多方的參與,T?nnissen等通過多案例分析,[45] 發現區塊鏈不僅對供應鏈中的利益相關者有影響,同樣也影響著運營和供應鏈的商業模型。區塊鏈帶給供應鏈管理的不僅是技術上的創新,還能夠重新設計其整個業務流程,從而獲得更大的收益。[46,47]

    現有研究從共識產生的信任角度進行分析,給出相應的機制設計與應用。為了實現分布式企業間的協調,工業互聯網平臺上的制造業服務協作是一種有效的方法。然而,由于不信任、不滿和不安全感導致企業的低參與度阻礙了工業互聯網平臺的廣泛應用。因此,迫切需要一種安全、可靠、多用戶滿意的制造服務協作方法。Zhang 等[48] 在建立區塊鏈底層數據和網絡層的基礎上,提出基于區塊鏈共識機制的制造服務協同,該方法有效地解決了合作參與意愿低的問題。而Perboli 等[49] 認為通過實施基于區塊鏈的解決方案,整個供應鏈上的參與方可以自動確定貨物的所有權、批準發貨、跟蹤貨物、監控交付并觸發來自供應商的付款。Luthra 等[50] 通過對比傳統的碳排放交易制度,認為區塊鏈技術和智能設備的應用顯著改善了碳排放交易制度的合規措施。由于區塊鏈的透明性和可追溯性可以避免欺詐,Khaqqi 等 [51]認為區塊鏈技術的采用可以解決排放交易計劃的管理和欺詐問題,并通過利用聲譽系統來提高排放交易計劃。Shala 等通過構建信任評估系統,[52] 評估基于區塊鏈技術的機器間信任機制,并驗證了信任協商協議與傳統協商協議對虛假事物攻擊的抵抗能力。

    現有研究也關注由于信任建立所催生的新商業模式。Choi [53] 比較了以經營為主的傳統珠寶店和通過區塊鏈技術平臺可溯源鉆石的銷售模式的商業價值。Kurpjuweit 等 [54] 以德爾菲法為基礎,結合歸納式深入訪談,探討區塊鏈在附加制造中所創造的潛力、企業需要克服的采納障礙,以及整合這兩種潛在的顛覆性技術對供應鏈的影響。Choi 等 [55] 通過文獻回顧和案例分析,探索區塊鏈技術支持的社交媒體平臺如何增強供應鏈運營管理。研究表明,相較于傳統社交媒體獲取數據的困難、數據認證和假信息問題,區塊鏈技術有助于提高數據的透明度,驗證用戶身份及保護用戶隱私。Pan 等收集了中國50 家上市的區塊鏈科技企業,[56] 研究表明采用區塊鏈技術對企業資產規模的擴大具有重要意義。此外,區塊鏈技術的實施對提高資產周轉率、降低銷售費用率有積極的影響。郭笑春等[57] 通過比較基于區塊鏈技術以數字貨幣為媒介的Steemi t 社區和我國知乎論壇的商業模式,認為數字貨幣起到了模糊價格網絡邊界的作用,可以在價值實現過程中完成利潤的重新分配,讓組織和用戶形成利益共同體,有助于促進新的治理模式和以客戶關心為核心的共同價值創造和新秩序實現。除了關注區塊鏈技術從信息共享、信息追溯和信任建立三個途徑賦能供應鏈的研究,還有許多研究關注區塊鏈技術采納的影響因素。如Queiroz 等 [41] 具體探究績效期望、社會影響、便利條件、區塊鏈透明度、供應鏈利益相關者之間的信任、行為意愿、行為期望等指標的作用,從而分析了印度和美國組織背景下供應鏈企業對于區塊鏈的采用行為。Wong 等[58] 通過收集分析來自馬來西亞中小企業的實證數據,認為競爭壓力、復雜性、成本和相關因素對中小企業在運營和供應鏈管理中采用區塊鏈有顯著影響。此外,Saberi 等[4] 將區塊鏈技術采用的障礙分為組織間障礙、組織內障礙、技術障礙和外部障礙四類,并提出了克服這些障礙的方向。Yadav 等[59]提出PCA 和Fuzzy-DEMATEL 的綜合方法,研究了采用區塊鏈技術對于可持續供應鏈的影響因素。Drljevic等[60] 探討了支持或阻礙區塊鏈持續應用的標準和風險因素,在此基礎上,介紹了基于不同功能的單一風險策略、風險因素框架管理、以及區塊鏈成熟度模型,并認為在風險管理領域,對區塊鏈技術采用的研究、可持續使用的規范框架以及實踐應用三個方面存在差距。

    四、總結與展望

    區塊鏈在供應鏈領域展現了廣泛的應用價值,無論政府、行業還是各大企業都在積極推動區塊鏈在供應鏈中的創新與應用,已經引起學術界和實業界的高度重視。然而,與發展迅速的區塊鏈產業相比,當前對基于區塊鏈技術的供應鏈管理理論研究還剛剛起步,缺乏系統性的研究。面對區塊鏈技術的賦能,有必要對供應鏈管理研究的發展進程進行系統回顧和總結,從而為供應鏈管理提供指導。本文從實踐和理論兩個方面重點分析了區塊鏈技術對于供應鏈運營的不同階段的應用和研究進展,系統性地分析了區塊鏈技術給供應上的透明化、制造上的智能化、物流上的安全化、銷售上的平臺化及治理上的生態化等方面帶來的機遇與挑戰,深入探討區塊鏈賦能供應鏈管理的信息共享、信息追溯和信任建立三個途徑。其中,信息共享的賦能方式在于區塊鏈技術符合供應鏈上各參與方對交易數據真實性的要求,其分布式協調機制可以促進各參與方的信息共享;信息追溯的賦能方式在于區塊鏈技術滿足長供應鏈鏈條對信息追溯的需求,因此可以從時間的延展性上激勵供應鏈上各參與方履行相應的責任;信任建立的賦能方式在于區塊鏈技術抓住供應鏈網絡對信任建立的訴求,從價值創造中實現各參與方的利益共享。

    通過對學術文獻進行梳理與研究發現,現有區塊鏈的應用集中于解決如下痛點:首先,需要多方協作且缺乏效率;其次,聯結鏈條長且缺乏信任;最后,存在數據篡改風險且無法完全中心化監管。未來可從應用實踐和科學研究兩方面進行更多的探索和研究。

    1. 應用實踐

    現有應用集中在探究區塊鏈技術可解決難點的場景,并對相應的場景開發相關的服務平臺,但是各個平臺還缺乏統一的技術應用標準。未來需要考慮可規?;茝V的區塊鏈典型創新應用:

    首先,明晰區塊鏈賦能供應鏈的場景適用邏輯。判斷區塊鏈在供應鏈領域的適用場景,如是否有數據存儲的需求,是否需要進行多方的信息共享,不同參與方之間是否存在信任問題,供應鏈流程的優化是“去中心化”的需求還是“去中間人”的需求等。

    其次,借助區塊鏈等技術構建可信體系,營造良好的營商環境,促進供應鏈的可持續發展。一方面,加強銷售端的監管力度,使電子商務平臺、直銷、零售等銷售渠道承擔起推動誠信的主要職責;另一方面,提高供應端的可追溯性。企業需要向消費者、投資者和其他利益相關者披露其供應鏈的運營情況和符合消費者期望規范的產品信息?;蛘?,基于區塊鏈技術加快信息追溯的全鏈條,設計物流運輸等環節的多式信息平臺等。

    最后,建立供應鏈管理的科學評價體系,通過科學、全面的評價方法衡量其可持續性效益??商骄繀^塊鏈應用對于企業或供應鏈運營效率的變化,企業、供應鏈的績效評價標準是否因此發生了改變。除了對經濟效益的衡量,環境保護、社會責任及治理情況也是評價的關鍵。因而可全面考慮區塊鏈網絡運行的安全、效率、經濟、環保等指標,搭建可量化的評價體系。

    2. 科學研究

    與區塊鏈技術在供應鏈管理的應用實踐相比,區塊鏈在供應鏈管理領域的理論研究尚處在起步階段,未來可從以下兩個方面展開研究:

    (1)區塊鏈等新技術對于商業模式的創新問題。比如在共享服務、出租公寓、拼車服務、分散市場交易平臺或分布式社交網絡等方面,區塊鏈技術如何重構供應鏈的業務流程,對于供應鏈上多參與方之間的協作關系、融資模式、風險管理等有何影響。

    (2)技術變化下的供應鏈管理機制設計問題。區塊鏈作為一種支持增強產品數據可追溯性的技術,可以利用其技術特性提高供應鏈網絡的透明度和問責性。如何從技術視角考慮供應鏈透明度對整個價值鏈的影響?在區塊鏈的分布式系統中,供應鏈中各參與主體擁有平等的決策權,然而當他們之間發生沖突時,該系統可以提供證據,但不能做相應的判斷,該如何設計合理的管理機制(如激勵機制、價值共享機制等),從而使系統建立起對相應合作行為的監控、獎懲規則。

    注釋

    ① 數據來源:http://www.mofcom.gov.cn/article/b/d/202004/20200402955469.shtml。
    ② 數據來源:https://www.ibm.com/cn-zh/services/insights/tech-blockchain。
    ③ 數據來源:https://xueqiu.com/4850661141/135932250。
    ④ 數據來源:https://cloud.tencent.com/developer/article/1523454。
    ⑤ 數據來源:http://www.lianmenhu.com/blockchain-16231-1。
    ⑥ 數據來源:http://bbs1.people.com.cn/post/2/1/2/175835166.html。
    ⑦ 數據來源: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15905232525417787&wfr=spider&for=pc。
    ⑧ 數據來源: http://www.sohu.com/a/237952726_757185。
    ⑨ 數據來源:http://www.chinawuliu.com.cn/lhhzq/201911/04/345082.shtml。
    ⑩ 數據來源:https://techcrunch.com/2017/05/10/pokitdok-teamswith-intel-on-healthcare-blockchain-solution/。
    ? 數據來源:http://www.360doc.com/content/20/1116/06/12048851_946055173.shtml。
    ? 數據來源:https://xw.qq.com/cmsid/20200323A0BG8V00。
    ? 數據來源:https://www.finextra.com/blogposting/14975/ibmmaersk-blockchain-platform-breakthrough-for-supply-chain。
    ? 數據來源:https://www.sohu.com/a/396777615_99924814。
    ? 數據來源: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18265723084297262&wfr=spider&for=pc。
    ? SwarmCity 的詳細介紹:https://www.dapp.com/zh/dapp/SwarmCity。
    ? 數據來源:https://www.disruptordaily.com/blockchain-use-cases-social-media/。
    ? 世界經濟論壇、普華永道和斯坦福大學發起了一份名為“為更好的地球建立區塊”的報告,報告認為區塊鏈對于應對全球環境挑戰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
    ? 數據來源:https://mp.weixin.qq.com/s/Lg9_QGFK5lL_NZ-ds0XqlA。

    參考文獻

    [1] 陳曉紅, 唐立新, 李勇建, 霍寶鋒, 劉士新, 顧遠東, 張興偉,吳剛. 數字經濟時代下的企業運營與服務創新管理的理論與實證. 中國科學基金, 2019, 33(3): 301-307.
    [2] Wamba, S. F., Queiroz, M. M.. Blockchain in the Operations andSupply Chain Management: Benefits, Challenges and FutureResearch Opportunitie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InformationManagement, 2020, 52(3).
    [3] Babich, V., Hilary, G.. OM Forum-Distributed Ledgers andOperations: What Operations Management Researchers ShouldKnow about Blockchain Technology. Manufacturing & ServiceOperations Management, 2020, 22(2): 223-240.
    [4] Saberi, S., Kouhizadeh, M., Sarkis, J.. Blockchain Technologyand Its Relationships to Sustainable Supply Chain Management.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roduction Research, 2019, 57(7): 2117-2135.
    [5] Kshetri, N.. Blockchain`s Roles in Meeting Key Supply ChainManagement Objective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InformationManagement, 2018, 39(2): 80-89.
    [6] Aryal, A., Liao, Y., Nattuthurai, P.. The Emerging Big DataAnalytics and IOT in Supply Chain Management: A SystematicReview. Supply Chain Management: An International Journal,2018, 25(2): 141-156.
    [7] Reyna, A., Martin, C., Chen.. On Blockchain and Its Integrationwith IoT. Challenges and Opportunities. Future GenerationComputer Systems, 2018, 88(11): 173-190.
    [8] Anjum, A., Sporny, M., Sill, A.. Blockchain Standards for Complianceand Trust. IEEE Cloud Computing, 2017, 4(4): 84-90.
    [9] Banerjee, A.. Blockchain Technology: Supply Chain Insightsfrom ERP. Advance in Computers, 2018, 111(4): 69-98.
    [10] Resende-Filho, M. A., Hurley, T. M.. Information Asymmetryand Traceability Incentives for Food Safety. International Journalof Production Economics, 2012, 139(2): 596-603.
    [11] Liu, H., Kerr, W. A., Hobbs, J. E.. A Review of Chinese FoodSafety Strategies Implemented after Several Food Safety IncidentsInvolving Export of Chinese Aquatic Products. BritishFood Journal, 2012, 114(2-3): 372-386.
    [12] Behnke, K., Janssen, M. F. W. H. A.. Boundary Conditions forTraceability in Food Supply Chains Using Blockchain Technology.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Information Management, 2020, 52(3).
    [13] Tsolakis, N., Niedenzu, D., Simonetto, M., Dora, M., Kumar, M..Supply Network Design to Address United Nations SustainableDevelopment Goals: A Case Study of Blockchain Implementationin Thai Fish Industry. Journal of Business Research, 2021,131(10): 495-519.
    [14] Tapscott, D., Tapscott, A.. How Blockchain Will Change Organizations. MIT Sloan Management Review, 2017, 58(2): 10-13.
    [15] 肖靜華, 胡楊頌, 吳瑤. 成長品: 數據驅動的企業與用戶互動創新案例研究. 管理世界, 2020, 36(3): 183-205.
    [16] 陳冬梅, 王俐珍, 陳安霓. 數字化與戰略管理理論——回顧、挑戰與展望. 管理世界, 2020, 36(5): 220-236.
    [17] 肖紅軍. 共享價值式企業社會責任范式的反思與超越. 管理世界, 2020, 36(5): 87-115,133.
    [18] 李維安, 李勇建, 石丹. 供應鏈治理理論研究: 概念、內涵與規范性分析框架 . 南開管理評論, 2016, 19(1): 4-15,42.
    [19] Liu, Z., Li, Z.. A Blockchain-based Framework of Cross-borderE-Commerce Supply Chain.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InformationManagement, 2020, 52(3).
    [20] 陳劍, 黃朔, 劉運輝. 從賦能到使能——數字化環境下的企業運營管理 . 管理世界, 2020, 36(2): 117-128.
    [21] Duan, Y., Edwards, J. S., Dwivedi, Y. K.. Artificial Intelligencefor Decision Making in the Era of Big Data: Evolution, Challengesand Research Agenda.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InformationManagement, 2019, 48(5): 63-71.
    [22] Wang, G., Gunasekaran, A.. Big Data Analytics in Logistics andSupply Chain Management: Certain Investigations for Researchand Application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roduction Economics,2016, 176(6): 98-110.
    [23] Kumar, A., Liu, R., Shan, Z.. Is Blockchain a Silver Bullet forSupply Chain Management? Technical Challenges and ResearchOpportunities. Decision Science, 2020, 51(1): 8-37.
    [24] Wang, Y., Singgih, M., Wang, J.. Making Sense of BlockchainTechnology: How Will It Transform Supply Chains? InternationalJournal of Production Economics, 2019, 211(5): 221-236.
    [25] 高杰, 霍紅, 張曉慶. 區塊鏈技術的應用前景與挑戰: 基于信息保真的視角. 中國科學基金, 2020, 34(1): 25-30.
    [26] Zhu, S., Song, M., Lim, M. K.. The Development of EnergyBlockchain and Its Implications for China`s Energy Sector. ResourcesPolicy, 2020, (66).
    [27] Choi, T. M., Guo, S., Liu, N.. Optimal Pricing in On-demand-service-platform-operations with Hired Agents andRisk-sensitive Customers in the Blockchain Era. European Journalof Operational Research, 2020, 284(3): 1031-1042.
    [28] Wang, Z., Wang, T., Hu, H.. Blockchain-based Framework forImproving Supply Chain Traceability and Information Sharingin Precast Construction. Automation in Construction, 2020, 111.
    [29] Sharma, P. K., Park, J. H.. Blockchain Based Hybrid NetworkArchitecture for the Smart City. Future Generation ComputerSystems, 2018, 86(9): 650-655.
    [30] Orecchini, F., Santiangeli, A., Zuccari, F.. Blockchain Technologyin Smart City: A New Opportunity for Smart Environmentand Smart Mobility. Intelligent Computing & Optimization.2019: 346-354.
    [31] Hughes, L., Dwivedi, Y. K., Misra, S. K.. Blockchain Research,Practice and Policy: Applications, Benefits, Limitations, EmergingResearch Themes and Research Agenda.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Information Management, 2019, 49(6): 114-129.
    [32] Kouhizadeh, M., Sarkis, J.. Blockchain Practices, Potentials, andPerspectives in Greening Supply Chains. Sustainability, 2018,10(10): 1-16.
    [33] Gopalakrishnan, P. K., Hall, J., Behdad, S.. Cost Analysis andOptimization of Blockchain-based Solid Waste ManagementTraceability System. Waste Management, 2021, 120(2): 594-607.
    [34] Bumblauskas, D., Mann, A., Dugan, B.. A Blockchain Use Casein Food Distribution: Do You Know Where Your Food HasBeen?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Information Management, 2020,52(3).
    [35] Helo, P., Hao, Y.. Blockchains in Operations and Supply Chains:A Model and Reference Implementation. Computers & IndustrialEngineering, 2019, 136(10): 242-251.
    [36] Casino, F., Kanakaris, V., Dasaklis, T. K., Moschuris, S., Stachtiaris,S., Pagoni, M., Rachaniotis, N. P.. Blockchain-based FoodSupply Chain Traceability: A Case Study in the Dairy Sector.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roduction Research, 2021, 59(19): 1-13.
    [37] Kamanashis, B., Vallipuram, M., Wee Lum, T.. Blockchain BasedWine Supply Chain Traceability System. Future TechnologiesConference, 2017, (11): 56-62.
    [38] Chen, R. Y.. A Traceability Chain Algorithm for Artificial NeuralNetworks Using T-S Fuzzy Cognitive Maps in Blockchain. Future Generation Computer Systems, 2018, 80(3): 198-210.
    [39] Schoorman, F. D., Mayer, R. C., Davis, J. H.. An IntegrativeModel of Organizational Trust: Past, Present, and Future. Academyof Management Review, 2007, 32(2): 344-354.
    [40] Sodhi, M. S., Tang, C. S.. Research Opportunities in SupplyChain Transparency. Production and Operations Management,2019, 28(12): 2946-2959.
    [41] Queiroz, M. M., Fosso Wamba, S.. Blockchain Adoption Challengesin Supply Chain: An Empirical Investigation of the MainDrivers in India and the USA.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InformationManagement, 2019, 46(3): 70-82.
    [42] Chen, S., Zhang, Q., Zhou, Y. P.. Impact of Supply Chain Transparencyon Sustainability under NGO Scrutiny. Production andOperations Management, 2018, 28(12): 3002-3022.
    [43] Kraft, T., Valdés, L., Zheng, Y.. Motivating Supplier Social Responsibilityunder Incomplete Visibility. Manufacturing & ServiceOperations Management, 2020, 22(6): 1268-1286.
    [44] Kalkanci, B., Plambeck, E. L.. Reveal the Supplier List? ATrade-off in Capacity vs. Responsibility. Manufacturing & ServiceOperations Management, 2020, 22(6): 1251-1267.
    [45] T?nnissen, S., Teuteberg, F.. Analysing the Impact of Blockchain-technology for Operations and Supply Chain Management:An Explanatory Model Drawn from Multiple Case Studies. InternationalJournal of Information Management, 2020, 52(3).
    [46] Ying, W., Jia, S., Du, W.. Digital Enablement of Blockchain: Evidencefrom HNA Group.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InformationManagement, 2018, 39(2): 1-4.
    [47] Michelman, P., Catalini, C.. Seeing beyond the Blockchain Hype.MIT Sloan Management Review, 2017, 58(4): 17-22.
    [48] Zhang, Y., Zhang, P., Tao, F.. Consensus Aware ManufacturingService Collaboration Optimization under Blockchain Based IndustrialInternet Platform. Computers & Industrial Engineering,2019, 135(9): 1025-1035.
    [49] Perboli, G., Musso, S., Rosano, M.. Blockchain in Logistics andSupply Chain: A Lean Approach for Designing Real-world UseCases . IEEE Access, 2018, 6(1): 62018-62028.
    [50] Luthra, S., Mangla, S. K.. When Strategies Matter: Adoption ofSustainable Supply Chain Management Practices in an EmergingEconomy`s Context. Resources Conservation and Recycling,2018, 138(11): 194-206.
    [51] Khaqqi, K. N., Sikorski, J. J., Hadinoto, K.. Incorporating Seller/Buyer Reputation-based System in Blockchain-enabled EmissionTrading Application. Applied Energy, 2018, 209(1): 8-19.
    [52] Shala, B., Trick, U., Lehmann, A., Ghita, B.. Novel Trust ConsensusProtocol and Blockchain-based Trust Evaluation Systemfor M2M Application Services. Internet of Things, 2019, (7).
    [53] Choi, T. M.. Blockchain-technology-supported Platforms forDiamond Authentication and Certification in Luxury SupplyChains. Transportation Research Part E: Logistics and TransportationReview, 2019, 128(8): 17-29.
    [54] Kurpjuweit, S., Schmidt, C. G., Kl?ckner, M.. Blockchain in AdditiveManufacturing and Its Impact on Supply Chains. Journalof Business Logistics, 2021, 42(1): 46-70.
    [55] Choi, T. M., Guo, S., Luo, S.. When Blockchain Meets Social-media: Will the Result Benefit Social Media Analytics forSupply Chain Operations Management? Transportation ResearchPart E: Logistics and Transportation Review, 2020, 135.
    [56] Pan, X., Pan, X., Song, M., Ai, B.. Blockchain Technology andEnterprise Operational Capabilities: An Empirical Test. InternationalJournal of Information Management, 2020, 52(3).
    [57] 郭笑春, 胡毅. 數字貨幣時代的商業模式討論——基于雙案例的比較研究. 管理評論, 2020, 32(1): 324-336.
    [58] Wong, L. W., Leong, L. Y., Hew, J. J.. Time to Seize the DigitalEvolution: Adoption of Blockchain in Operations and SupplyChain Management among Malaysian SMEs. International Journalof Information Management, 2020, 52(3).
    [59] Yadav, S., Singh, S. P.. Blockchain Critical Success Factors forSustainable Supply Chain. Resources, Conservation and Recycling,2020, 152.
    [60] Drljevic, N., Aranda, D. A., Stantchev, V.. Perspectives on Risksand Standards That Affect the Requirements Engineering ofBlockchain Technology. Computer Standards & Interfaces, 2020,69.

    【聲明】本文或部分內容轉載自 《南開管理評論》2021年第5期,用于信息交流和學習參考之目的,不涉及商業用途。所涉及言論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本文若存在權益侵犯或違規信息,請聯系我們處理。轉載請注明出處。
    網址引用: 區塊鏈技術賦能供應鏈管理:共享價值、挑戰與實現途徑. 思謀網. http://www.ahznzs.com/view/7520.
    (13)
    思謀科普組的頭像思謀科普組網站團隊
    上一篇2021年12月13日 20:57
    下一篇 2022年1月18日 18:30

    相關閱讀

    發表回復

    登錄后才能評論
    国产3p视频在线观看,国产又大又粗又硬又色,国产视频网站在线免费观看,亚洲AV无码VS国产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