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pcf7m"><optgroup id="pcf7m"><noframes id="pcf7m">
<dd id="pcf7m"></dd>
<dd id="pcf7m"><big id="pcf7m"></big></dd>

<button id="pcf7m"><acronym id="pcf7m"></acronym></button>

<dd id="pcf7m"></dd>

  • <em id="pcf7m"></em>
    <li id="pcf7m"><acronym id="pcf7m"></acronym></li><button id="pcf7m"><acronym id="pcf7m"></acronym></button>
    <span id="pcf7m"></span>

    <rp id="pcf7m"></rp>
  • <strong id="pcf7m"></strong>
    <rp id="pcf7m"></rp>
    <rp id="pcf7m"><object id="pcf7m"><input id="pcf7m"></input></object></rp>
  • VUCA時代的供應鏈韌性管理:理論、方法和研究方向

    當今世界越來越呈現出VUCA特征,即不穩定性、不確定性、 復雜性及模糊性,供應鏈面臨越來越多的突發性風險,而這些風險很容易導致供應鏈的中斷。這種背景下,建立有韌性的供應鏈成為應對突發性風險的一種重要工具,而針對供應鏈韌性管理的研究越來越凸顯其重要性。本文對供應鏈韌性的概念、理論基礎和研究方法,以及未來研究方向進行全面闡述。

    原文引用:Ying GAO(高穎), Zhuo FENG(馮卓), Shuibo ZHANG(張水波). Managing supply chain resilience in the era of VUCA. Frontiers of Engineering Management, 2021, 8(3): 465?470. https://doi.org/10.1007/s42524-021-0164-2
    作者單位:天津大學,大連理工大學

    引言

    當今世界越來越呈現出VUCA特征,即不穩定性(Volatility)、不確定性(Uncertainty)、 復雜性(Complexity)及模糊性(Ambiguity)。在這樣的環境中,供應鏈自身也越來越呈現出VUCA特征。根據Bennett和Lemoine(2014)所給出的VUCA定義,供應鏈情境下的不穩定性指供應鏈遇到的事件是無法預測的或不穩定的,但是關于這類事件的信息是可獲得的,并且其影響一般可預測;不確定性指供應鏈所遇到事件的因果關系是已知的,但是有關該事件的其他信息是難以獲取的;復雜性指由于環境和供應鏈本身具有很多相互關聯的部分和變量,因此,事件的因果聯系很難被建立;模糊性指供應鏈所遇到的事件是無法預測的,并且因果關系也并不清楚。隨著全球經濟的快速發展和全球企業間的深度合作,供應鏈成員分布在不同的國家且相互依存、相互關聯(Anbu-mozhi et al., 2020),成員間產生了大量的材料、資金及信息流動(Bode and Wagner, 2015),進而形成了高度復雜的網絡結構,增加了供應鏈的復雜性(Bier et al., 2020)。這種日益增加的復雜性給供應鏈帶來了越來越多的不穩定性和不確定性,進而導致供應鏈具有較高的模糊性(Simangunsong et al., 2012; Mack and Khare, 2016)。在外部環境的VUCA特征與供應鏈自身的VUCA特征相互疊加的情境下,供應鏈面臨越來越多的突發性風險,而這些風險很容易導致供應鏈的中斷(Chowdhury and Quaddus, 2017)。不同于傳統的供應鏈風險,這些突發性風險很難事先預測,甚至很多風險屬于“未知的未知”,因此“風險識別-風險評價-風險應對-風險監控”這一傳統的風險管理框架難以適用于突發性風險的應對。在這種背景下,建立有韌性的供應鏈成為了應對突發性風險的一種重要工具。同時,學者們也越來越深刻地意識到,做好供應鏈韌性管理可以為企業帶來更多的競爭優勢(Tukamuhabwa et al., 2015; Dubey et al., 2021)。因此,針對供應鏈韌性管理的研究越來越凸顯其重要性。

    供應鏈韌性:概念、度量和策略

    “供應鏈韌性” (Supply Chain Resilience)的概念最早是在2003年由Rice和Caniato教授提出,其正式定義由Christopher和Peck教授在2004年首次提出,將供應鏈韌性定義為“供應鏈受到干擾后能夠恢復到其原始狀態或更加理想狀態的能力”。隨后,供應鏈韌性的其他定義也陸續被提出,目前使用較為廣泛的定義為“供應鏈對潛在的突發事件的事前準備、在中斷發生后的快速響應并從中恢復的適應能力”(Ponomarov and Holcomb, 2009),該定義將供應鏈韌性分為三個階段:準備階段、響應階段和恢復階段。隨著研究的不斷深入,如何有效度量供應鏈韌性也成為了學者們的一個研究重點。目前已有的供應鏈韌性度量方法主要可分為四類:(1)用核心能力測度韌性。將供應鏈韌性分解成幾個核心能力,并對這些核心能力進行打分,如供應鏈的靈活性、可見性和敏捷性等(Chowdhury and Quaddus, 2017; Zouari et al., 2021)。(2)用直接的定量指標測度韌性。這類方法所用的定量指標包括供應鏈受到擾動后恢復到原有狀態或更加理想狀態所需要的時間、恢復的程度、以及恢復期內供應鏈績效的損失程度等(Behzadi et al., 2020)。(3)用具體的供應鏈績效評價的定量指標測度韌性。這些指標包括客戶服務水平、市場份額和中斷后的財務表現等(Hohenstein et al., 2015)。(4)用拓撲指標測度韌性。這類指標主要是從復雜網絡的視角來對韌性進行測度,例如,在供應鏈網絡中,供應鏈韌性可以表示為未導致供應鏈網絡中斷的節點/邊中斷的數量除以所有可中斷的節點/邊的數量(Kim et al., 2015)。

    供應鏈韌性(Supply Chain Resilience)是指供應鏈受到干擾后能夠恢復到其原始狀態或更加理想狀態的能力。?Gartner 的調查發現供應鏈高管絕大多數都認識到提高網絡韌性和敏捷性的必要性,并將供應鏈韌性定義為:通過修改供應鏈戰略、產品和技術來適應結構變化的能力,而將敏捷性(agility)定義為:在不犧牲成本或質量的情況下快速可靠地感知和響應意料之外的需求或供應變化的能力。

    與供應鏈韌性的定義和度量相比,學者們更多關注于供應鏈韌性的提升策略。這些策略大致可分為兩類,即主動策略和被動策略:前者的關注點是在事前,即如何更好地防范供應鏈的中斷;而后者的關注點主要是在事后,即供應鏈中斷后如何能夠更快地恢復(Tukamuhabwa et al., 2015; Chowdhury and Quaddus, 2017)。主動策略已經被學者們從不同的角度所廣泛識別,包括供應鏈網絡結構的設計(Rezapour et al., 2017),恰當的供應商選擇(Hosseini et al., 2019b),供應鏈的冗余設計(Ponis and Koronis, 2012),供應鏈的靈活性(Jüttner and Maklan, 2011),供應鏈成員的多樣化(Namdar et al., 2018)以及建立社會資本等(Johnson et al., 2013)。相比于主動策略,目前被動策略研究得相對少些(Tukamuhabwa et al., 2015)。但是數字技術如云計算和區塊鏈的發展可能會為被動策略提供支持,因為它可以提高供應鏈的可視性、預見性和適應性(Dubey et al., 2021; Ju et al., 2021; Zouari et al., 2021)。

    供應鏈韌性理論基礎和研究方法

    在供應鏈韌性的研究中,學者們所采用的理論有二十余種(Kochan and Nowicki, 2018)。在這些理論中,最常用的理論是資源基礎觀(resource-based view, RBV)、動態能力理論、關系理論和復雜性理論/復雜自適應系統(Ali and G?lgeci, 2019)。資源基礎觀認為企業的能力與競爭優勢來自于它所擁有的有價值、稀缺、不可模仿和不可替代的資源(Barney, 2001)。因此,在復雜多變的環境擾動下,企業需要不斷整合、構建和重新配置內外部資源,以此增強供應鏈韌性。然而,由于資源基礎觀本質上是靜態的,忽略了環境動態性的影響,因此學者們又采取了動態能力理論和關系理論對資源基礎觀在動態環境條件下進行拓展 (Wieland and Marcus Wallenburg, 2013; Chowdhury and Quaddus, 2017; Yu et al., 2019)。此外,一些學者認為供應鏈是一個復雜的系統,認為韌性是系統的固有特征,利用系統理論/復雜自適應系統理論來對供應鏈韌性進行研究(Tukamuhabwa et al., 2015)。通過對現有文獻所采用的理論視角進行分析,雖然研究供應鏈韌性的理論有很多種,但是大部分研究只采用單一理論視角(Ali and G?lgeci, 2019)。

    學者們對供應鏈韌性的研究方法,大致可以分為三類。第一類是概念模型。這類研究方法主要用于介紹供應鏈韌性的概念,提出供應鏈韌性的概念框架等(e.g., Ponomarov and Holcomb, 2009)。第二類是定量建模。定量建模的方法主要包括數理建模、決策分析、網絡建模和模擬等(Kochan and Nowicki, 2018; Ali and G?lgeci, 2019)。不同的研究方法所針對的具體研究問題有所不同。數理建模,如多目標線性規劃、隨機規劃和目標規劃等方法,主要用于研究目標韌性水平下的最優供應鏈結構(Klibi and Martel, 2012)。決策分析,如多準則決策分析法、層次分析法和網絡分析法等方法,主要用于評價供應鏈的韌性水平(Hosseini et al., 2019a)。網絡建模的方法包括貝葉斯網絡和聚類供應鏈網絡模型等,用來刻畫供應鏈網絡成員之間的交互作用對供應鏈韌性的影響(Macdonald et al., 2018)。模擬所采用的方法包括基于agent的仿真模擬和離散事件仿真模擬等,主要解決多主體系統優化問題 (Kim et al., 2015)。第三類是經驗研究。這類研究方法主要包括案例研究和問卷調查,主要研究供應鏈韌性的前因和結果(Yu et al., 2019)以及韌性度量指標的開發等(Chowdhury and Quaddus, 2017)。相比于概念模型和建模的方法,經驗研究相對較少,但是目前呈現出增長的趨勢。

    VUCA時代供應鏈韌性的未來研究

    作為供應鏈風險管理的一個重要工具,供應鏈韌性已經被學者們進行了比較廣泛的研究,但仍然存在一些亟待解決的問題,尤其是在VUCA時代。根據引言中對VUCA特征的定義,VUCA的四個維度對應著不同的風險類別。為了設計和優化VUCA時代的供應鏈韌性,下面將采用VUCA框架(如圖1所示)來討論各風險類別下的供應鏈韌性提升策略,并進一步提出未來的研究方向。

    在充滿不穩定性(Volatile)的環境中,供應鏈成員可以獲得關于風險的概率及其影響的信息。當小概率風險發生時,為了保證供應鏈韌性不因此中斷,供應鏈成員應該投入資源來處理該風險。在這種情況下,增加一些冗余,如額外的庫存或者備選供應商,已被廣泛認為是提升供應鏈韌性的重要策略(Hosseini et al., 2019a)。然而,過多的冗余意味著更高的成本,因此,供應鏈韌性的構建不僅要關注韌性水平,還需要在韌性水平和其所引發的成本之間進行權衡。學者們已經對這一方向進行了一些研究(e.g., Ivanov et al., 2014),但目前還沒有開發出系統性的分析框架。此外,未來的研究還可以探究一些創新性機制以降低供應鏈冗余所產生的成本。例如,為了克服“牛鞭效應”,供應鏈成員可以共同構建冗余,并分擔相應的成本,但目前尚缺乏有效的成本分擔機制。除了冗余設計,合同設計是供應鏈韌性的另一種可能的提升策略。在供應鏈管理的研究中,經常會通過合同設計來實現某些特定目標,如通過合同設計以實現供應鏈協調等(Chen et al., 2012)。在不穩定的環境下,合同設計還需要實現另一個目標,即供應鏈成員間公平的風險分配。因此,學者們需要探究創新性的合同類型或條款,同時,還應研究考慮韌性之后會對供應鏈合同的其他功能所產生的影響。此外,如果供應鏈合同是一個長期合同,那么除了具有控制和協調的特征外,還應體現出適應性的特征;也就是說,當一些風險出現時,合同雙方可以通過重新談判使合同適應新的環境,因此考慮再談判的事前最優合同設計也是未來研究需要解決的問題。

    在充滿不確定性(Uncertain)的環境中,關于風險發生的概率是未知的,但是關于風險的影響的信息是可獲得的。由人的行為決策所引發的風險通常屬于這一類。為了能夠有效應對此類風險,未來需要更加關注供應鏈成員的行為決策,更多地需要將研究視角從傳統供應鏈管理轉向行為供應鏈管理。同時,還應探究審計等信息收集策略在避免供應鏈成員不當行為方面的作用。此外,考慮到引起供應鏈中斷的風險概率是未知的,文獻中所提出的應急計劃(contingency plan)可能也會起到一定的作用。應急計劃會提前規劃不同風險的應對措施,但是很難為每一種風險都做好充分準備,因此,“應急計劃應該包括哪些風險”這一問題還沒有確切的答案,需要未來進行深入的研究。另外,應急計劃的實施可能會因為爭奪資源而影響當前的供應鏈運作,因此,應急計劃和當前供應鏈運作之間相互作用如何也是未來的研究方向之一。

    VUCA時代的供應鏈韌性管理:理論、方法和研究方向
    圖1. VUCA時代供應鏈韌性未來研究方向

    在充滿復雜性(Complex)的環境中,風險發生的概率已知,但其如何導致整條供應鏈的中斷并不清楚。當前,供應鏈結構越來越復雜,供應鏈成員分布在不同的國家,這些國家的制度環境、政府規制以及物流系統等各不相同,因此,單個供應鏈成員所面臨的小風險,最終可能導致整條供應鏈的崩潰,這就是所謂的“漣漪效應”(ripple effect)。為了降低供應鏈的復雜性,可以對供應鏈進行重構,學者們對此已經進行了大量的研究,然而,關于風險在不同供應鏈結構上的傳導機制,尚缺乏有效的研究。此外,在實踐中,為了應對越來越頻繁的意外風險,回岸生產(reshore)的趨勢越來越普遍,即很多跨國公司開始將一部分生產轉移到本國進行,而不是一味追求較低的生產成本而繼續堅持海外戰略。這一過程簡化了他們的供應鏈,并使風險得到更好的監控。在此策略下,未來相關的研究問題包括哪些生產應該轉移到本國生產、回岸生產對其自身以及整條供應鏈競爭優勢的影響等。如果很難對供應鏈進行重構,就需要通過揭示因果關系來理解一個事件是如何對整條供應鏈產生影響。為了實現這一目標,未來可以在可控的環境中開展實驗研究或者利用其他一些數值方法,如計算實驗或模擬仿真技術等。

    在充滿模糊性(Ambiguous)的環境中,風險發生的概率和影響均未知,此時供應鏈成員面臨著“未知的未知”。目前,越來越多的事件是供應鏈成員首次遇到的,處理這些“未知的未知”將成為供應鏈管理的“新常態”。例如新冠疫情的爆發是每一個供應鏈成員之前不可預見的。在應對這些風險時,可能需要借鑒其他學科的研究成果。例如,在項目管理中廣泛應用的參照點方法可以提供一些啟發。雖然一些風險對某一條供應鏈來說是新的,但其他的供應鏈可能之前經歷過這些風險。因此,其他供應鏈所積累的經驗可以轉移到該供應鏈中以處理其所遇到的“未知的未知”,即通過知識轉移以實現啟發式學習。未來研究可以探究這種啟發式學習在供應鏈韌性構建中的有效性,并且供應鏈研究的相關學者還應當積極從其他相關學科中尋找啟示。學者們還需要重新思考Triple-A框架(agility, adaptability, alignment),該框架由Lee基于對幾個公司和行業的長期觀察于2004年提出,以回答“最佳的供應鏈特征是什么”。然而,Triple-A框架的目標是實現供應鏈效率。在模糊的環境下,供應鏈面臨越來越多的“未知的未知”,因此,需要對Triple-A框架進行拓展以應對日益增加的不可預見事件。Cohen和Kouvelis(2021)進行了相關的嘗試,提出了Triple A&R框架,即在傳統Triple-A框架下,增加了魯棒性(Robustness)、韌性(Resilience)及目標的重新一致化(Re-alignment)。未來研究可以對這個新的框架開展實證研究,也可以開發競爭性框架。

    在VUCA時代,很難對所有的風險都進行事先預防或主動減輕。如果未做預防的風險發生并導致了供應鏈中斷,那么一個有韌性的供應鏈應該有能力迅速恢復。關于供應鏈中斷后如何恢復的研究較為豐富,例如供應鏈成員間的信息共享策略和協作策略等。隨著新技術的發展,未來的研究可以探討新技術對于供應鏈恢復的影響。例如,大數據技術如何幫助中斷供應鏈上的成員快速找到市場上可用的供應商;盡管區塊鏈技術能夠促進信息共享和信任建立,但在供應鏈恢復過程中區塊鏈技術的應用障礙有哪些仍然未知。尤其是,新技術的采用通常要求供應鏈成員具備一套新的能力,這就使得“如何通過動態能力的構建以適應新技術的應用,從而促進供應鏈的快速恢復”成為另一個可能的研究方向。

    以上給出的未來研究方向主要集中于如何構建供應鏈韌性,以應對VUCA時代下不同的風險類別。除此之外,關于供應鏈韌性管理還有一些其他可能的研究方向。例如,學者們對如何提升供應鏈韌性已經提出了很多策略,不同的策略或策略組合對于增強供應鏈韌性具有不同的作用強度,選擇哪種供應鏈韌性提升策略也是未來研究需要解決的問題。另外,未來研究也可以聚焦于供應鏈韌性的評價。在當前研究中,學者們使用不同的指標對供應鏈韌性進行評價,這可能會導致相互矛盾的結果,因此,一個統一的供應鏈韌性評價框架還有待建立。同時,供應鏈韌性對供應鏈整合的影響也是一個重要的課題。如果對供應鏈韌性的重視大于供應鏈效率,那么每個供應鏈成員企業的邊界可能需要重新考慮。此外,在研究供應鏈韌性時,應該采用一種系統化的觀點,即供應鏈韌性的構建不應當聚焦于單個成員,而應當在合作競爭環境中考慮整條供應鏈的韌性構建。這是因為風險沿著整條供應鏈鏈條進行傳播,并且韌性構建的成本很高??偠灾?,對供應鏈韌性的研究不僅能對傳統的供應鏈管理理論進行補充,而且也將會成為在VUCA時代發展新的供應鏈理論的催化劑。

    【聲明】本文或部分內容轉載自 《工程管理前沿》,用于信息交流和學習參考之目的,不涉及商業用途。所涉及言論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本文若存在權益侵犯或違規信息,請聯系我們處理。轉載請注明出處。
    網址引用: VUCA時代的供應鏈韌性管理:理論、方法和研究方向. 思謀網. http://www.ahznzs.com/view/6977.
    (17)
    思謀科普組的頭像思謀科普組網站團隊
    上一篇2021年8月25日 22:47
    下一篇 2021年8月28日 12:20

    相關閱讀

    發表回復

    登錄后才能評論
    国产3p视频在线观看,国产又大又粗又硬又色,国产视频网站在线免费观看,亚洲AV无码VS国产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