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pcf7m"><optgroup id="pcf7m"><noframes id="pcf7m">
<dd id="pcf7m"></dd>
<dd id="pcf7m"><big id="pcf7m"></big></dd>

<button id="pcf7m"><acronym id="pcf7m"></acronym></button>

<dd id="pcf7m"></dd>

  • <em id="pcf7m"></em>
    <li id="pcf7m"><acronym id="pcf7m"></acronym></li><button id="pcf7m"><acronym id="pcf7m"></acronym></button>
    <span id="pcf7m"></span>

    <rp id="pcf7m"></rp>
  • <strong id="pcf7m"></strong>
    <rp id="pcf7m"></rp>
    <rp id="pcf7m"><object id="pcf7m"><input id="pcf7m"></input></object></rp>
  • 可持續運營管理的研究發展歷程與趨勢展望

    可持續運營管理正成為運營管理新的重要研究領域.根據可持續運營已有文獻和企業實踐,本文提出可持續運營管理研究的分析框架并對所選文獻樣本進行關鍵詞和網絡分析、聚類,總結出可持續運營管理研究領域中的子領域.在此基礎上從研究邊界,研究視角和研究主題三個角度,總結和梳理出可持續運營管理的研究發展歷程,即:“從內部運營到外部運營”,“從正向供應鏈到逆向供應鏈”,“可持續運營研究主題的演變”,并進一步探討已有研究中仍未解決的問題.最后針對已有研究的發展提出三個未來的研究趨勢,即:“從供應鏈到價值鏈”,“正-逆向供應鏈集成”和“經濟、環境和社會協同發展”.以期能為可持續運營管理研究提供啟示.

    來源:劉軍軍, 馮云婷, 朱慶華. 可持續運營管理研究趨勢和展望[J]. 系統工程理論與實踐, 2020, 40(8): 1996-2007.
    單位:上海交通大學安泰經濟與管理學院,東華大學旭日工商管理學院.

    1 引言

    為了應對全球范圍內氣候變化和其他環境問題, 以及滿足公眾日益増長的社會福利需求,一些旨在推動環境, 社會與經濟協調發展的國際性政策和措施相繼出臺. 如1988 年, 世界氣象組織與聯合國環境規劃署成立“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 IPCC)”, 致力于推動全球碳減排, 并把工業領域作為重要對象之一, 截至2014 年已發布五次評估報告[1]. 國際標準化組織于2010 年正式頒布了社會責任指南《IS0 26000 》, 倡導并推動全球企業履行社會責任. 在此背景下, 僅以經濟績效為導向的傳統運營管理已然無法適應企業發展需求, 甚至會面臨巨大的可持續運營風險[2]. 與此同時, 越來越多的企業將社會責任和環境可持續視作運營管理內容的重要部分[3]. 因此, 將傳統運營管理與可持續發展結合, 綜合考慮經濟、環境和社會協調發展的可持續運營管理, 已成為企業發展的必然選擇. Lee 和Tang 在2018 年發表的論文中回顧運營管理的發展階段, 認為當前企業供應鏈管理不應局限于僅關注經濟績效, 還需考慮供應鏈上的環境和社會問題, 這已成為運營管理新的研究主題和方向[4].  隨后,Tang 在2018 年發表的文章進一步指出: 全球供應鏈上新興市場國家企業對社會問題認識與關注的不足, 由此引發一系列社會災難, 需要引起實踐者和研究者的重點關注[5].

    可持續運營管理在歐美等發達國家的企業中實踐已久, 具備了成熟的經驗, 并有完備的法規體系來支撐, 實踐范圍已從企業內部擴展到供應鏈層次[6,7]. 如電子電器行業, 在歐盟框架下, 德國于2005 年8 月13 日實施的“報廢的電子電氣設備指令”(WEEE 指令,Waste Electrical and Electronic Equipment Directive) , 明確延伸生產者責任制要求企業對使用后產品處理承擔經濟責任, 企業因此必須幵展逆向供應鏈管理, 并在源頭端進行生態設計; 在2006 年7 月1 日啟動實施的“關于限制在電子電器設備中使用某些有害成分的指令”(RoHS 指令,Restriction of Hazardous Substances) 規定禁止產品中有6 種有害物質, 把企業的責任延伸到零部件、原材料生產所有供應鏈上游環節. 在全球化背景下, 發達國家(地區) 實施的可持續發展管理規制, 同樣也對處于發展中國家的出口制造商及供應商形成壓力. 與此同時, 跨國企業逐漸意識到全球性經營中的環境風險大部分來自于供應商, 因而主動關注并采取措施評估、幫助供應商提升其環境績效[8]. 此外, 全球貿易中由環境和社會責任問題形成的“綠色壁壘” [9]和“藍色壁壘”[10] 倒逼發展中國家企業提升自身的可持續運營管理能力.

    隨著資源環境壓力的増加以及可持續發展意識的提升, 中國政府已經通過多重政策措施推動企業幵展可持續運營. 在環境可持續方面, 黨的十八大將生態文明建設列入五位一體, 上升到與政治、經濟、社會、文化同樣重要的戰略地位, 成為中國未來發展重要指導思想;《中國制造2025 》將綠色發展列入五大基本發展方針, 提出全面構建綠色制造體系. 在社會可持續方面,2008 年國資委出臺《關于中央企業履行社會責任的指導意見》, 要求中央企業積極履行企業社會責任, 建立社會責任報告制度; 2006 年深交所發布《上市公司社會責任指引》鼓勵上市公司披露社會責任報告, 2008 年上交所進一步要求三類上市公司(“上證公司治理板塊” 樣本公司、發行境外上市外資股的公司以及金融類公司)強制披露企業社會責任報告; 2008年開始施行的《勞動合同法》明確了勞資雙方的權利和義務, 保護勞動者的合法權益. 早在20 世紀初, 部分中國企業意識到供應鏈上的環境問題, 開始在內部運營和供應鏈管理中考慮環保要素[11]. 已有研究通過國際比較發現, 雖然與發達國家企業相比, 我國企業在可持續運營管理水平上仍有差距[12], 但部分領先企業已達到了與發達國家(如日本) 企業相當的管理水平[13].

    當前, 越來越多的企業無論是迫于外部壓力(如規避環境、社會風險等)還是自身發展需要(如價值創造等) , 逐漸幵始關注和開展可持續運營管理. 然而, 不同國家和地區所處發展階段和發展水平存在差異, 企業在開展可持續運營管理的過程中所處情境和遇到的問題千差萬別. 對于可持續運營管理的目標、包含的實踐內容, 已經基本形成了共識. 但一些新興的、未知的問題, 需要實踐者和研究者們去總結、識別和解決. 本文在此背景下, 試圖通過梳理可持續運營管理相關研究, 歸納總結研究發展過程, 并在此基礎上探索和提出未來的研究發展趨勢, 以期能為可持續運營管理研究帶來啟示. 本文第2 部分對可持續運營管理的概念做出界定并提出研究設計. 第3 部分分析了可持續運營管理相關研究關鍵詞并歸納出研究的子領域. 第4 部分對可持續運營管理研究發展歷程進行了總結分析. 第5 部分結合前面分析總結提出了未來的研究趨勢和方向.

    2  概念界定與研究設計

    2.1  可持續運營管理概念界定及研究框架

    可持續運營管理是運營管理和可持續發展的結合, 即在企業運營活動中考慮環境和社會要素[14]. 早在2005 年,Kleindorfer 等[15] 對相關研究進行總結, 并嘗試給出可持續運營管理定義: 一組技能和概念, 在不犧牲企業內外部利益相關者的合法權益下, 能夠使企業通過重構和管理其業務流程來獲取經濟優勢, 同時降低對環境和社會的影響. 2014年, Walker 等[3] 對可持續運營管理做了更為明確的定義, 即企業通過一系列內部和外部(指所在供應鏈和社區)  的運營管理活動, 來實現社會、經濟和環境目標. 基于以上定義, 本文將可持續運營管理的研究范圍界定為企業內部運營和外部運營, 其中外部運營涵蓋供應鏈上下游, 研究視角分為正向供應鏈和逆向供應鏈, 研究主題包括環境可持續運營和社會可持續運營. 從管理實踐內容和目標來講, 環境管理、綠色供應鏈管理和可持續供應鏈管理等都屬于企業可持續運營管理的范疇.

    企業自身開展可持續管理, 最初聚焦在運營層面, 目的在于管理企業經營活動中的環境和社會責任問題, 例如實施ISO14001 認證, 關注員工的職業健康和安全, 開展綠色采購等等. 隨著可持續發展成為人類社會發展的主旋律, 越來越多的企業意識到其重要性, 將可持續運營納入到企業的戰略規劃, 支持和保障企業可持續發展而可持續發展文化的形成意味著在日常經營活動中, 企業有意識且主動地履行社會責任和節能減排義務[17,18].

    企業在自身的可持續管理成熟的基礎之上, 對供應商提出環保和社會責任的要求, 促使其提升可持續管理能力, 對核心企業而言不僅可降低供應端的環境和社會責任風險, 而且促進了整條供應鏈節能減排和社會績效提升. 而與客戶開展可持續相關的合作, 主要在于滿足客戶需求以提升企業市場競爭力. 尤其在延伸生產者責任制實施之后, 企業, 客戶的合作更為緊密, 如搭建末端產品回收渠道, 實現逆向流動和價值再利用.企業發展目標也隨著運營活動中加入環境和社會因素的考慮而發生變化, 從單純的考慮經濟效益到經濟和環境之間的平衡, 再到經濟、環境和社會的協同發展. 因此, 本文據以上可持續運營管理的演變過程, 提出如圖1 所示的分析框架對已有研究發展歷程進行總結和探討.

    可持續運營管理的研究發展歷程與趨勢展望
    圖1 可持續運營管理研究分析框架

    2.2  研究設計

    本文選取與主題相關度較高的英文文獻作為研究對象用于刻畫可持續運營管理研究的發展趨勢, 歸納總結出主要的研究子領域并進行文獻綜述. 研究設計具體步驟如下:

    首先, 本文參考Seuring 和Muller [19] 的研究, 從檢索關鍵詞確定、檢索方式和樣本來源等三個方面確定樣本搜集程序, 以最大程度確保所選取樣本符合研究要求.

    其次, 本文使用了文獻計量分析方法( bibliometric analysis) 對所選樣本文獻的關鍵詞進行了分析, 以進一步分析領域內文獻的研究重點, 即運用文獻處理工具Bibexcel 對所選取的樣本文獻進行關鍵詞分析, 以刻畫可持續運營管理研究領域的整體發展趨勢[20].

    第三,基于關鍵詞分析結果, 運用共詞(co-word) 分析刻畫關鍵詞之間的內在聯系, 對可持續運營管理的已有研究進行聚類, 以識別主要研究子領域. 共詞分析基于文獻中使用的關鍵詞及文獻相互引用形成的網絡關系, 刻畫出研究領域內的主要類別[21]. 其原理是如果兩個關鍵詞在同一文獻中共同出現( 即“共現”) , 則意味著這兩個詞匯之間有比其他詞匯間更緊密的關系. 詞匯間共現的頻次越高, 說明這些詞匯代表的研究重點越接近. 共現分析后, 其結果需要進一步借助可視化軟件 (如VOSviewer) 展示研究領域內的關鍵詞節點形成的網絡及不同的聚類集合[22].

    3  樣本文獻結果及分析

    按照以上研究設計, 本節得到了樣本文獻的初步統計結果和基于關鍵詞分析及關鍵詞共詞分析的計量分析結果.

    3.1  樣本文獻分布

    本文從供應鏈管理、運營管理和可持續三個主題來確定檢索關鍵詞(見表1), 檢索方式為主題檢索( 標題+ 摘要+關鍵詞). 為了聚焦研究主題, 本文選取運營管理領域的12種主流期刊作為文獻的來源( 見表1) , 選擇標準基于JCR 分區和ABS 列表, 并請教多位運營管理領域專家后確定. 由于按照關鍵詞在選定期刊范圍內檢索到最早的相關文獻出現在1997 年, 故將檢索文獻出版時間范圍確定為1997 年1 月至2019 年7 月. 最終篩選出符合研究要求的樣本數量為1009 篇, 按照出版時間分布對研究發展趨勢進行描述, 如圖2所示.

    可持續運營管理的研究發展歷程與趨勢展望
    表1 所選樣本搜索主題詞和期刊來源
    可持續運營管理的研究發展歷程與趨勢展望
    圖2 可持續運營管理樣本文獻發表時間分布

    3.2  關鍵詞分析

    運用文獻處理工具Bibexcel 處理1009篇樣本文獻的關鍵詞后得到了在文獻中使用的頻率分布[20]. 表2列出了可持續運營管理領域主要關鍵詞的分布情況.“sustainability” 作為可持續運營管理的核心議題, 在文獻中被使用的頻率最高. 可持續運營管理涵蓋企業內部和外部的環境和社會責任管理. 因此, 聚焦企業內部實踐的主要是“environment management”、“sustainable operations”,供應鏈層次的關鍵詞有“supply chain management”、“green supply chain (management)”、“sustainable supply chain (management)”、“supplier selection”. 逆向供應鏈相關的關鍵詞如“reverse logistics”、“close-loop supply chain(s)”、“remanufacturing”等詞在文獻中出現頻率較高, 這說明逆向供應鏈已成為可持續運營管理的一個重要研究領域. 相比其他關鍵詞, 社會責任相關的關鍵詞如“(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出現的頻率較少, 這表明目前的可持續運營管理對企業社會責任的研究相對環境可持續的研究較少.

    本文基于可持續運營研究分析框架(見圖1) , 結合領域發表論文數量和關鍵事件發生時間, 將樣本劃分為三個時間段(1997-2004, 2005-2011, 2012-2019) 進行關鍵詞分類, 具體見表2 . 以上分類主要依據為1997-2004 年間每年論文發表數量小于10 篇, 在2005 年達到10篇, 而從2012年起論文數量有了質的飛躍( 見圖2 所示). 此外, 2005和2006 兩年是可持續供應鏈兩個重要指令——WEEE 指令和RoHS 指令開始實施的年度, 2011年是中國版WEEE 正式實施年, 以上事件對可持續運營管理實踐和研究產生了較大的影響. 由表2 可知, 內部運營的關鍵詞頻次從第一階段開始就已遠小于供應鏈層面關鍵詞頻次, 說明可持續運營管理的研究重點在第一階段已經由內部運營轉移到供應鏈層面. 所選樣本中, 逆向供應鏈研究最旱出現在1998年, 此后一直是可持續運營管理的重要研究領域. 環境可持續是可持續運營管理最早關注的議題, 而社會可持續相關研究出現在2000 年, 在第二階段(2005-2011年) 逐漸得到重視, 到第三階段(2012-2019) 綜合考慮環境和社會可持續的相關研究日益増多.

    可持續運營管理的研究發展歷程與趨勢展望
    表2 可持續運營管理領域內的主要關鍵詞分布

    3.3 共詞分析

    在關鍵詞分析的基礎上, 本文對文獻里的關鍵詞進行了共詞分析. 一般而言, 進行共詞分析的關鍵詞數量200~500之間, 因此選擇相對使用頻率高的詞是常使用的方法[23]. 在選擇關鍵詞使用頻率高于3 為基準后, 整個樣本找到了342 個關鍵詞. 運用Force Atlas 算法對關鍵詞進行共詞分析后得到了 8 個集合. 每個集合及其重要關鍵詞見表3. 圖3 借助可視化分析工具VOSviewer 展示了各關鍵詞及不同顏色的集合之間的關系. 不同顏色代表不同的集合, 節點大小表示該關鍵詞被引用的頻率. 節點之間的距離表示各節點的關系強弱: 距離越遠, 該關鍵詞與其他關鍵詞的相互引用關系越弱; 距離近的節點會形成聚類并形成集合.

    可持續運營管理的研究發展歷程與趨勢展望
    表3 關鍵詞共詞分析形成的聚類結果

    表3 顯示集合1 主要對可持續運營管理領域的理論探索階段. 集合2 是對該領域內的重要部分之一——環境管理相關實踐的研究和討論. 集合3 、4 、5 主要分析了逆向供應鏈實踐及其優化. 集合6 涵蓋以中國為代表的發展中國家對可持續運營領域的貢獻. 集合7 針對可持續運營管理帶來的企業經濟、環境及社會績效的研究討論. 集合8 強調了以歐洲為代表的發達國家對可持續管理的三重底線( triple-bottom-line) 原則的研究.

    可持續運營管理的研究發展歷程與趨勢展望
    圖3 關鍵詞的共詞分析形成的網絡圖

    根據共詞分析結果, 集合3 、4 和5 都是研究逆向供應鏈, 歸為一個領域. 因此, 本文歸納出可持續運營管理領域內的六個主要子領域. 領域1 (集合1) , 是對可持續運營管理的相關概念及其內涵的探索分析,“case study”、“literature review”、“theory” 等用于理論幵拓和探索的關鍵詞在這一領域內高頻率出現. 領域2( 集合2) , 主要涉及對環境可持續管理相關實踐的研究,“environmental sustainability”、“environmental management”、“green manufacturing”等詞反映出企業的環境管理實踐.“survey”、“multi-objective optimization”等詞, 反映出目前的環境管理研究方法既包括實證分析也包括理論模型優化. 領域3 包括集合3 、4 、5, 是對可持續運營管理的逆向供應鏈領域的研究. 由于逆向供應鏈涉及再制造、逆向物流、閉環供應鏈等, 因此與之相關的關鍵詞如路徑優化、供應鏈(網絡) 設計、回收、博弈等都出現在領域3 中. 同時, 環境管理的優化目標——節能和碳減排等關鍵詞也出現在領域3. 領域4 (包括集合6) , 總結了發展中國家在可持續運營管理領域內的研究重點. 可以看出, 以中國為代表的發展中國家目前的主要研究都集中在對環境管理相關的分析上, 如“green supply chains”、“manufacturing”、“innovations”, 而對企業社會責任管理相關的研究有限. 這與目前發展中國家的可持續運營管理的實踐現狀相符. 領域5 (包括集合7) , 代表了企業可持續運營管理的績效分析與測量的相關研究. 環境、社會和經濟績效是企業可持續運營管理實踐的三個主要績效指標. 目前對實踐- 績效關系的研究主要使用實證分析方法, 包括結構方程模型等. 領域6(包括集合8) , 代表了一些與歐洲等發達國家為背景的研究和分析. 三重底線原則是學者對企業可持續運營的研究中最常使用的指標, 延伸到供應鏈的可持續運營同樣適用.

    最后, 對比各集合包含的關鍵詞可以發現, 目前可持續運營管理領域內的文獻對環境方面的關注遠多于對企業社會責任方面的關注. 企業社會責任的研究出現在理論探索、案例分析和實證分析的文章中, 而對于企業社會責任實踐中供應鏈各方利益共享、成本分擔及如何實現最優績效的研究相對較少. 從表3 中, 也可總結出可持續供應鏈管理研究發展過程和子領域, 如圖4 所示. 結合企業實踐發展, 企業可持續實踐首先聚焦在內部生產運營環節[24], 再逐步延伸到供應鏈層面[6]. 而傳統運營管理主要關注內容集中于采購-生產-銷售的正向供應鏈環節, 隨著企業開展產品全生命周期管理, 衍生出逆向供應鏈管理相關議題而在企業可持續實踐主題的演化過程中, 前期的關注重點主要集中在環境可持續方面, 近年來關于社會責任議題的討論逐漸興起, 如何協調經濟、環境和社會的發展目標成為了可持續運營管理領域新的挑戰[4,5]。

    可持續運營管理的研究發展歷程與趨勢展望
    圖4 可持續運營管理研究發展和子領域分布

    4  可持續運營管理研究發展歷程分析

    基于第2 節對可持續運普管理內容的界定以及第3 節三個階段關鍵詞出現的頻率和研究子領域的聚類, 可持續運營的研究與實踐“從內部運營到外部運營”, “從正向供應鏈到逆向供應鏈”, 并且研究主題也不斷演變. 因此, 下面從三個方面, 對可持續運營管理研究發展歷程進行總結和分析.


    4.1 從內部運營到外部運營

    可持續運營管理實踐最初始于企業對肖身環境問題的管理. 20 世紀80 年代, 各國環保法規陸續出臺和執行, 迫使企業在內部運營管理活動中開始考慮環境因素, 并采取一系列的管理和技術手段來減少生產過程中的污染和排放[6,24], 到20 世紀90 年代初, 員工職業健康和安全事故頻發引發了各界的關注, 在政府和公眾的壓力下, 企業逐步將員工職業健康和安全納入到運營管理中[15], 很多企業也因此專門設置了EHS(環境、健康、安全) 管理部門, 并逐步形成了EHS 管理體系. 已有的研究表明對企業內部環境管理、員工職業健康和安全的重視有利于提升企業的運營績效[26].

    20 世紀90 年代中期, 企業在EHS 管理逐步成熟的情況下, 將可持續運營管理的范圍從企業內部延仲到供應商, 甲-期主要著眼寧采購活動中的環境考慮. 如1994年,Webb[6]  在研究中提到企業實施原材料綠色采購, 有利于減少資源浪費和降低環境影響. 1996 年,Carter 和Narasimhanm[27] 對采購經理進行訪談得出: 環境因素已成為采購標準制定過程中的重要參考維度. 1997-2004 年間, 隨著可持續運營實踐的發展, 企業可持續運營管理范圍進一步從供應商擴展到下游的客戶, 發表于1997 年的兩篇論文探討了制造商與客戶開展環保方面的合作[28,29]. 此外, 社會責任開始出現在供應商管理的內容中. Carter 和Jennings 在2002 年發表的論文中指出采購管理中考慮社會責任會給供應商績效帶來證箸的積極影響[7]. 2005 年以后, 企業供應商管理活動中細化社會責任實踐內容, 如在供應商行為準則中設定勞工標準評估供應商員工的職業健康和安全[4] 等. 并且與客戶的可持續合作內容也涵蓋了社會責任方面內容, 如與客戶共同制定供應商社會責任的管理要求等[31]. 由此, 可持續運營管理從供應鏈上游延伸到下游, 覆蓋了整條供應鏈. 大部分可持續運營管理的研究是圍繞整條供應鏈展幵, 且包含了企業內部運營相關內容, 內外部實踐之間相互影響并共同作用于企業可持續目標的實現[32]. 在此基礎之上, 形成了以考慮環境為主、相對較早興起的綠色供應鏈管理和綜合考慮環境、社會的可持續供應鏈管理兩大主要研究領域.

    綜上所述, 可持續運營管理研究范圍經歷了“從企業內部擴展到企業外部(供應鏈)” 和“從供應鏈上游延伸至下游” 兩個發展過程. 環境和社會的運營活動帶來的成本和經濟效益之間的平衡是可持續運營研究爭論的焦點. 通常學術界和企業界都認為, 可持續運營帶來的經濟成本顯而易見, 而帶來的聲譽和競爭力的提升卻更多屬于感性認知, 繼而導致了環境和社會可持續運營管理的被動性和不確定性. 事實上, 開展可持續供應鏈管理蘊含著很多創造價值的機會, 可以賦予相關利益方經濟動力去提升環境和社會績效. 例如Porter和Kramer[33] 在創造共享價值中指出: 需要同步提升經濟和社會績效, 形成與利益相關者的共贏模式, 在社會、環境可持續上能做好的, 也能在減少成本、増加銷售和利潤等經濟指標上有好的表現. 因此, 可持續供應鏈如何去突破傳統的邊界, 實現成本最小化向價值創造的轉變仍有待研究.

    4.2 從正向供應鏈到逆向供應鏈

    傳統的供應鏈管理基本圍繞正向供應鏈中價值流向“供應商- 制造商- 客戶” 而展幵. 結合4.1 節可知, 可持續運營管理的研究最早也是依循正向供應鏈的管理思想而展幵, 從供應商管理到客戶合作. 時至今日, 基于正向供應鏈視角的研究也越發成熟和深人如可持續風險管理從供應端繼續延伸至多級供應商[34]. 隨著社會面臨的廢舊產品處理處置的形勢愈發嚴峻, 與正向供應鏈相對應的研究視角逆向供應鏈受到的關注也日益増多. 逆向供應鏈概念的提出較早, 其主要內容包括末端產品的獲取、逆向物流、檢查和處理(決定是否處置, 哪種處置方式等) , 再制造和再營銷等[35]. 由于缺乏足夠的實踐支撐, 早期的逆向供應鏈研究比較零散. 1998年,Carter 和Ellram[25] 在逆向物流的研究綜述中指出, 當時的研究內容主要停留在對理念和想法的探索和討論上, 以描述性分析為主, 出現少量案例, 很少涉及實證研究, 且大部分發表在非研究類刊物上. 同期可持續運營管理的實踐和研究均處于供應鏈上游深化管理和向下游延伸的階段, 對逆向供應鏈的關注相對較少. 在綠色供應鏈管理概念的提出之后, 逆向物流作為其中重要的實踐內容, 逐步得到系統性的研究和總結[11,36].

    進入21世紀之后, 以再制造和逆向物流為代表的逆向供應鏈相關研究大量涌現. 主要緣于以下兩方面的原因.一是外部環境的變化促使領先企業理念的轉變, 它們意識到需要對產品的整個生命周期負責, 不僅僅是制造和銷售產品, 還包括對末端產品的循環利用和處置[15]. 在滿足法律法規要求的前提下主動去發掘和創造價值, 逆向物流和再制造相關的企業實踐也隨之増加. 二是在法律層面上將制造商的責任延伸到產品使用之后的末端管理. 以德國2005 年8 月13 日頒布實施的WEEE 指令為代表, 政府通過推行延伸生產者責任制, 要求企業對廢舊產品的處理處置負責. 隨后中國等也出臺類似的法規——如2011 年正式實施的《廢棄電器電子產品回收處理管理條例》. 在此背景下, 引發了逆向供應鏈管理的研究熱潮, 其中2006 年的逆向供應鏈管理研究文獻數量為25, 占到了當年可持續運營管理相關文獻數量的86.2%.

    總結以上內容得出, 可持續運營管理研究視角經歷從正向供應鏈拓展至逆向供應鏈的發展過程. 逆向供應鏈的起始點是從客戶手中回收使用后的產品, 結束點在于對其價值的最大化利用[15]. 已有研究主要集中在: 產品獲取、逆向物流網絡優化、不同渠道的協調和定價策略、再制造的時機、市場供需和競爭分析、以及服務模式等[37-39]. 正向和逆向供應鏈管理雖然是不同視角, 但兩者之間是相互協同的關系, 均以實現價值最大化為共同目標[40]. 由于正- 逆向供應鏈所涉及的成員基本一致, 通過正- 逆向供應鏈的整合來實現供應鏈可持續價值是重要路徑之一, 其中的難點在于逆向供應鏈上對于供應商和客戶的整合[41]. 現有逆向供應鏈的研究基本圍繞“制造商- 客戶” 的二元結構展開, 少量研究涉及到“供應商- 制造商” 的責任劃分[42]. 而供應商和客戶的參與是整個逆向供應鏈運轉和延伸生產者責任制得以實施的關鍵所在。

    4.3 可持續運營研究主題的演變

    傳統的運營管理考慮的是質量、成本、時間等經濟類要素. 在可持續背景下, 企業運營管理, 先后融入環境和社會維度的考慮, 形成經濟、環境和社會三重底線的發展目標.

    由3.1 節可知, 企業可持續運營管理最早是聚焦在環境可持續上, 與當時高度重視環保的社會背景是緊密聯系的. 對企業而言, 環保是需要投入成本的, 包括購買環保設備、采用新的清潔技術等, 經常會與經濟效益產生沖突. 企業思考的是如何減少環境投入成本, 或是通過最具成本效益的方式來滿足環保要求. 由此引發了如何平衡經濟效益和環境成本的討論和研究, 例如可持續技術的幵發是優先考慮環境可持續性還是經濟效益等[1 51+ 也有學者指出環境標準的提出將激發企業去幵展創新, 不斷優化產品生產流程和工藝, 從長遠來看, 不僅污染減少, 而且降低了成本提升了質量[11,15,43]. 為更明晰和量化環境可持續運營所帶來的績效變化, De Burgos Jimenez等[44] 提出將可量化的環境績效納入到運營管理目標, 以促進企業可持續發展.

    總體而言, 從20 世紀90 年代初至今, 環境可持續運營相關問題得到了廣泛和深入的研究, 相較之下社會可持續運營的研究數量少且不深入. 隨著各類企業社會責任相關負面事件的曝光, 公眾關注度的提升, 和企業社會責任理念及實踐的普及, 自2010 年以后企業社會責任相關研究逐漸増多, 已發展成為一個新興的研究方向[4,5]. 社會可持續問題涉及到的利益相關者眾多, 內容豐富, 給企業管理帶來了極大的挑戰和不確定性.如3.1 節所述, 供應鏈上的企業社會責任研究首先是圍繞采購活動展開[7,45], 沿著供應鏈向上下游延伸[46]. New[47] 和Sarkis[48] 分別在1997 年和2001 年, 提出在運營管理中應除了重視經濟和環境因素, 還需考慮社會因素, 也即可持續運營的經濟、環境和社會三重底線. 圍繞可持續發展三重底線已有一定研究[49-51], 但仍存在很多研究難點, 如可持續運營管理中利益相關者之間的協調機制, 全球供應鏈管理中如何應對不同國家和地區在環境和社會標準的差異化, 加入社會可持續后如何進行多目標的協同等。

    5  總結

    基于第4 部分對已有研究的發展歷程和研究中存在的問題分析, 本文提出可持續運營管理三方面的研究發展趨勢: “從可持續供應鏈到價值鏈”、“正_ 逆向供應鏈集成” 和“經濟、環境和社會協同發展”.

    1) 從可持續供應鏈到價值鏈

    在競爭形態發生變化的背景下, 突破傳統供應鏈邊界到以價值創造為導向的價值鏈成為當前管理實踐和研究的熱點. 在為數不多的已有研究中, 主要通過案例的形式來描述和分析可持續運營管理中的價值創造途徑和模式[52,53], 而價值鏈分析也主要基于全球供應鏈的視角展開[54,55]. 2017 年,Chen 等[54] 探討了供應鏈伙伴間的相互承諾對社會可持續價值創造帶來的影響. 2018 年, Lee 和Tang[4] 發表文章指出: 對社會和環境負責任的價值鏈是運營管理領域新的研究方向和趨勢. 從成本最小化向價值創造轉變, 需要多學科多方法應用和融合.

    可持續價值鏈的研究處于起步階段, 有很多問題需要進一步探討. 例如, 從可持續供應鏈管理的視角去識別創造價值的機會, 在案例分析的基礎上構建可持續價值鏈理論分析框架; 結合可持續運營管理工具提出可持續價值鏈的分析方法, 并建立計量經濟學等決策模型;總結全球價值鏈的成功實踐對區域或局部價值鏈管理和研究帶來的啟示; 通過優化和博弈模型分析價值鏈上的利益分配和風險管理等.

    2) 正-逆向供應鏈集成

    當前已有研究對供應鏈上下游的集成進行了初步的探討, 分為以下兩個方面:一是上下游集成對可持續運營活動帶來的影響[56,57], 如促進了綠色供應鏈管理實踐擴散, 擴展環保技術的應用對象, 使供應鏈整體獲得更顯著的節能減排成效;二是直接討論供應鏈集成(協調和協作) 對可持續績效的影響[[58]. 以上研究都是基于正向供應鏈視角, 在考慮逆向供應鏈之后(如生產者延伸責任制及再制造等) , 使得整個的供應鏈成員的角色和關系發生了變化, 而涵蓋客戶-制造商(含再生企業)- 供應商的三元關系結構必然會產生新的協調和協作機制即如何開展正- 逆向供應鏈的集成管理.

    首先需要考慮的是正- 逆向供應鏈中的利益和責任分配模式, 怎么有效實現供應鏈整體的可持續發展,而不是單個企業的利益最大化. 已有學者對再制造逆向物流體系設計時追求利潤最大化是否會損害環境進行了探討[59].  其次要界定清楚正- 逆向供應鏈中產品全生命周期內如何流向, 成員企業如何分工, 前端設計是否滿足末端處理要求, 價值梯級利用, 逆向物流渠道的搭建等, 還需要借助社會的力量和政策法規的引導和支持. 第三, 正- 逆供應鏈集成的關鍵之一在于信息集成和技術的共享, 需要建立有效的信息溝通和共享機制, 例如原材料、零部件和產品的設計有利于產品使用后的回收和再制造, 客戶也可以將可持續發展的要求傳遞給原材料和零部件供應商.

    3) 經濟、環境和社會協同發展

    環境與經濟協同的研究已經較為成熟, 但加入社會可持續的考慮后, 使得企業運營管理變得更為復雜. 已有的研究主要探討了可持續運營實踐對三重發展目標的影響[60] 三類績效的測量和評價[61] 等. 如何實現經濟、環境和社會的多目標協同是研究難點. 首先是對經濟、環境和社會的綜合評價. 由于三類目標的內容不同, 當前評價指標都是獨立設定, 不在統一的框架下難以做到綜合評價. 其次是對供應鏈上下游和利益相關者之間博弈關系的分析. 要實現三重目標協同發展, 需要厘清和協調利益相關方的關系、利益和責任. 第三,不同國家或文化下, 全球供應鏈可持續運營如何協同. 對于供應商分布在發展中國家的企業而言,一方面是如何監管和提升供應商可持續行為, 確保整個供應鏈三重目標的協同發展; 另一方面是跨區域和跨文化管理面臨的不確定性對可持續目標的影響.

    參考文獻

    [1] IPCC. Climate change 2014:Mitigation of climate change. Contribution of working group Ⅲ to the fifth assessment report of the 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M]. Potsdam, Germany:IPCC Working Group Ⅲ, 2014.
    [2] Giannakis M, Papadopoulos T. Supply chain sustainability:A risk management approach[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roduction Economics, 2016, 171:455-470.
    [3] Walker H, Seuring S, Sarkis J, et al. Sustainable operations management[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Operations and Production Management, 2014, 34(5):554-564.
    [4] Lee H L, Tang C S. Socially and environmentally responsible value chain innovations:New operations management research opportunities[J]. Management Science, 2018, 64(3):983-996.
    [5] Tang C S. Socially responsible supply chains in emerging markets:Some research opportunities[J]. Journal of Operations Management, 2018, 57:1-10.
    [6] Webb L. Green purchasing:Forging a new link in the supply chain[J]. Resource:Engineering and Technology for Sustainable World, 1994, 1(6):14-18.
    [7] Carter C R, Jennings M M. Social responsibility and supply chain relationships[J]. Transportation Research Part E:Logistics and Transportation Review, 2002, 38(1):37-52.
    [8] Plambeck E, Lee H L, Yatsko P. Improving environmental performance in your Chinese supply chain[J]. MIT Sloan Management Review, 2012, 53(2):43-51.
    [9] Zhu Q, Sarkis J, Lai K H. An institutional theoretic investigation on the links between internationalization of Chinese manufacturers and their environmental supply chain management[J]. Resources Conservation and Recycling, 2011, 55(6):623-630.
    [10] Gugler P, Shi J Y J. 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for developing country multinational corporations:Lost war in pertaining global competitiveness?[J]. Journal of Business Ethics, 2009, 87(1):3-24.
    [11] Zhu Q, Sarkis J. Relationships between operational practices and performance among early adopters of green supply chain management practices in Chinese manufacturing enterprises[J]. Journal of Operations Management, 2004, 22(3):265-289.
    [12] Zhu Q, Crotty J, Sarkis J. A cross-country empirical comparison of environmental supply chain management practices in the automotive industry[J]. Asian Business & Management, 2008, 7(4):467-488.
    [13] Zhu Q, Qu Y, Geng Y, et al. A comparison of regulatory awareness and green supply chain management practices among Chinese and Japanese manufacturers[J]. Business Strategy and the Environment, 2017, 26(1):18-30.
    [14] Drake D F, Spinler S. Sustainable operations management:An enduring stream or a passing fancy?[J]. Manufacturing & Service Operations Management, 2013, 15(4):689-700.
    [15] Kleindorfer P R, Singhal K, Van Wassenhove L N. Sustainable operations management[J]. Production and Operations Management, 2005, 14(4):482-492.
    [16] Hsu C C, Tan K C, Mohamad Zailani S H. Strategic orientations, sustainable supply chain initiatives, and reverse logistics:Empirical evidence from an emerging market[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Operations and Production Management, 2016, 36(1):86-110.
    [17] Marshall D, McCarthy L, McGrath P, et al. Going above and beyond:How sustainability culture and entrepreneurial orientation drive social sustainability supply chain practice adoption[J]. Supply Chain Management:An International Journal, 2015, 20(4):434-454.
    [18] Mani V, Gunasekaran A. Four forces of supply chain social sustainability adoption in emerging economies[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roduction Economics, 2018, 199:150-161.
    [19] Seuring S, Müller M. From a literature review to a conceptual framework for sustainable supply chain management[J]. Journal of Cleaner Production, 2008, 16(15):1699-1710.
    [20] Zupic I, Cater T. Bibliometric methods in management and organization[J]. Organizational Research Methods, 2015, 18(3):429-472.
    [21] Callon M, Courtial J P, Turner W A, et al. From translations to problematic networks:An introduction to co-word analysis[J]. Social Science Information, 1983, 22(2):191-235.
    [22] An X Y, Wu Q Q. Co-word analysis of the trends in stem cells field based on subject heading weighting[J]. Scientometrics, 2011, 88(1):133-144.
    [23] Chai K H, Xiao X. Understanding design research:A bibliometric analysis of design studies (1996-2010)[J]. Design Studies, 2012, 33(1):24-43.
    [24] Hunt C B, Auster E R. Proactive environmental management:Avoiding the toxic trap[J]. Sloan Management Review, 1990, 31(2):7-18.
    [25] Carter C R, Ellram L M. Reverse logistics:A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 and framework for future investigation[J]. Journal of Business Logistics, 1998, 19(1):85-102.
    [26] Pagell M, Gobeli D. How plant managers’ experiences and attitudes toward sustainability relate to operational performance[J]. Production and Operations Management, 2009, 18(3):278-299.
    [27] Carter J R, Narasimhan R. A comparison of North American and European future purchasing trends[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urchasing and Materials Management, 1996, 32(1):12-22.
    [28] Min H, Galle W P. Green purchasing strategies:Trends and implications[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urchasing and Materials Management, 1997, 33(2):10-17.
    [29] Handfield R B, Walton S V, Seegers L K, et al. ‘Green’ value chain practices in the furniture industry[J]. Journal of Operations Management, 1997, 15(4):293-315.
    [30] Yu X M. Impacts of corporate code of conduct on labor standards:A case study of Reebok’s athletic footwear supplier factory in China[J]. Journal of Business Ethics, 2008, 81(3):513-529.
    [31] Abbasi M, Nilsson F. Themes and challenges in making supply chains environmentally sustainable[J]. Supply Chain Management:An International Journal, 2012, 17(5):517-530.
    [32] Zhu Q, Sarkis J, Lai K H. Examining the effects of green supply chain management practices and their mediations on performance improvements[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roduction Research, 2012, 50(5):1377-1394.
    [33] Porter M E, Kramer M R. Creating shared value[J]. Harvard Business Review, 2011, 89(1-2):62-77.
    [34] Villena V H, Gioia D A. On the riskiness of lower-tier suppliers:Managing sustainability in supply networks[J]. Journal of Operations Management, 2018, 64:65-87.
    [35] Guide V D R, Van Wassenhove L N. Managing product returns for remanufacturing[J]. Production and Operations Management, 2001, 10(2):142-155.
    [36] Van Hoek R I. From reversed logistics to green supply chains[J]. Supply Chain Management, 1999, 4(3):129-134.
    [37] Hahler S, Fleischmann M. Strategic grading in the product acquisition process of a reverse supply chain[J]. Production and Operations Management, 2017, 26(8):1498-1511.
    [38] Banguera L A, Sepúlveda J M, Ternero R, et al. Reverse logistics network design under extended producer responsibility:The case of out-of-use tires in the Gran Santiago city of Chile[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roduction Economics, 2018, 205:193-200.
    [39] Sadeghi R, Taleizadeh A A, Chan F T S, et al. Coordinating and pricing decisions in two competitive reverse supply chains with different channel structures[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roduction Research, 2019, 57(9):2601-2625.
    [40] Kocabasoglu C, Prahinski C, Klassen R D. Linking forward and reverse supply chain investments:The role of business uncertainty[J]. Journal of Operations Management, 2007, 25(6):1141-1160.
    [41] Chee Yew W, Wong C W, Boonitt S. Integrating environmental management into supply chains[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hysical Distribution & Logistics Management, 2015, 45(1-2):43-68.
    [42] Jacobs B W, Subramanian R. Sharing responsibility for product recovery across the supply chain[J]. Production and Operations Management, 2012, 21(1):85-100.
    [43] Zailani S H M, Eltayeb T K, Hsu C C, et al. The impact of external institutional drivers and internal strategy on environmental performance[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Operations and Production Management, 2012, 32(6):721-745.
    [44] De Burgos Jiménez J, Céspedes J J. Environmental performance as an operations objective[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Operations and Production Management, 2001, 21(12):1553-1572.
    [45] Carter C R. Purchasing and social responsibility:A replication and extension[J]. Journal of Supply Chain Management, 2004, 40(3):4-16.
    [46] Porteous A H, Rammohan S V, Lee H L. Carrots or sticks? Improving social and environmental compliance at suppliers through incentives and penalties[J]. Production and Operations Management, 2015, 24(9):1402-1413.
    [47] New S J. The scope of supply chain management research[J]. Supply Chain Management:An International Journal, 1997, 2(1):15-22.
    [48] Sarkis J. Manufacturing’s role in corporate environmental sustainability-concerns for the new millennium[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Operations and Production Management, 2001, 21(5/6):666-686.
    [49] Miemczyk J, Luzzini D. Achieving triple bottom line sustainability in supply chains:The role of environmental, social and risk assessment practices[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Operations and Production Management, 2019, 39(2):238-259.
    [50] Biswas I, Raj A, Srivastava S K. Supply chain channel coordination with triple bottom line approach[J]. Transportation Research Part E:Logistics and Transportation Review, 2018, 115:213-226.
    [51] Martins C L, Melo M T, Pato M V. Redesigning a food bank supply chain network in a triple bottom line context[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roduction Economics, 2019, 214:234-247.
    [52] Soosay C, Fearne A, Dent B. Sustainable value chain analysis-A case study of Oxford Landing from “vine to dine”[J]. Supply Chain Management:An International Journal, 2012, 17(1):68-77.
    [53] Choi K. A system perspective on revenue sharing in the mobile value chain:An evidence from China mobile video ecosystem[J]. Supply Chain Management:An International Journal, 2018, 23(2):136-152.
    [54] Chen J, Hu Q, Song J S. Supply chain models with mutual commitments and implications for social responsibility[J]. Production and Operations Management, 2017, 26(7):1268-1283.
    [55] Golini R, De Marchi V, Boffelli A, et al. Which governance structures drive economic, environmental, and social upgrading? A quantitative analysis in the assembly industries[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roduction Economics, 2018, 203:13-23.
    [56] Vachon S, Klassen R D. Extending green practices across the supply chain:The impact of upstream and downstream integration[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Operations and Production Management, 2006, 26(7):795-821.
    [57] Vachon S, Klassen R D. Supply chain management and environmental technologies:The role of integration[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roduction Research, 2007, 45(2):401-423.
    [58] Wiengarten F, Longoni A. A nuanced view on supply chain integration:A coordinative and collaborative approach to operational and sustainability performance improvement[J]. Supply Chain Management:An International Journal, 2015, 20(2):139-150.
    [59] Wang L, Cai G G, Tsay A A, et al. Design of the reverse channel for remanufacturing:must profit-maximization harm the environment?[J]. Production and Operations Management, 2017, 26(8):1585-1603.
    [60] Gimenez C, Sierra V, Rodon J. Sustainable operations:Their impact on the triple bottom line[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roduction Economics, 2012, 140(1):149-159.
    [61] Beske-Janssen P, Johnson M P, Schaltegger S. 20 years of performance measurement in sustainable supply chain management-What has been achieved?[J]. Supply Chain Management:An International Journal, 2015, 20(6):664-680.

    【聲明】本文或部分內容轉載自 《系統工程理論與實踐》2020年第8期,用于信息交流和學習參考之目的,不涉及商業用途。所涉及言論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本文若存在權益侵犯或違規信息,請聯系我們處理。轉載請注明出處。
    網址引用: 可持續運營管理的研究發展歷程與趨勢展望. 思謀網. http://www.ahznzs.com/view/5770.
    (10)
    思謀科普組的頭像思謀科普組網站團隊
    上一篇2021年2月5日 22:35
    下一篇 2021年2月20日 22:51

    相關閱讀

    發表回復

    登錄后才能評論
    国产3p视频在线观看,国产又大又粗又硬又色,国产视频网站在线免费观看,亚洲AV无码VS国产AV